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制时评>>判解研究
论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的影响
黄雁
上传时间:2017/5/18
浏览次数:516
字体大小:
  被告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有影响已是学界和实务界的共识。在我国,被害人过错的研究基本上从刑法规范学角度进行,缺乏从被害人角度进行的深入、系统的理论和实践分析,也缺乏具体、具有可操作性的被害人过错判断标准和评价体系。这种标准和体系的缺失导致司法工作者在评价被害人过错的有无和大小时标准不统一。本研究在案例分析的基础上,力图提炼出被害人过错的定性标准及定量因素,并建立起被害人过错的评价标准。
  一、被害人过错的概念界定及法律规定
  (一)概念界定
  1.被害人
  本文中的被害人指合法法益受到犯罪行为直接侵害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这个概念中需要强调两点:第一,被害人过错中的“被害人”不包括国家和社会。国家和社会是国家法益和社会法益的保有者,同时又是抽象意义的。“现实社会的生产方式的自身矛盾”是犯罪根源,如果要讨论国家和社会的过错,难免会坠入犯罪学中犯罪根源的讨论中。第二,被害人过错中的“被害人”包括法人或其他组织。法人作为拟制人格存在具有自身利益。例如,因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员工经过多种途径均无法解决,最后盗窃公司财物而构成的盗窃罪,该案的被害人就是法人,也正是其拖欠工资的不当行为引发了员工盗窃行为,因此应当被视为“被害人过错”的“被害人”。其他组织虽然不具有拟制人格,但在民事法律关系中可作为民事主体,因此也属于本文研究的被害人。
  2.被害人过错
  本文中的被害人过错是指在犯罪过程中,被害人作出的不当行为,且该不当行为足以影响犯罪人的刑事责任,并进而影响犯罪人量刑。具体而言,被害人过错是过错事实与犯罪行为之间的联系。首先,被害人过错是一种事实,无需考虑被害人的主观过错。因为刑法关注的是犯罪人责任的考量和对犯罪人的处罚,因此只需要考虑被害人过错行为与犯罪行为之间是否具有现实关联性,且该关联程度是否能够反映出犯罪人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并影响了犯罪人的刑事责任就可以了。其次,被害人过错至少是违反社会道德的不当行为。社会道德“是处理个人与他人、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社会关系的行为规范的总和。”如果一行为没有影响侵犯他人的利益,则无过错可言。最后,被害人过错强调被害人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行为影响了被告人的责任,即可减轻被告人因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而承担的责任。
  (二)我国现行法律对被害人过错的规定
  虽然我国刑法对被害人过错没有明确规定,但是从1994年至2013年20年间,公检法部门以会议纪要、意见、规定等司法文件和司法解释的形式对被害人过错在被告人量刑中的影响作出了初步规定。尽管这些司法文件的法律效力不高,却毋庸置疑地在司法实践中得到贯彻实施。但是这些规定零散而不成体系,对于被害人过错的界定也存在模糊不清的问题。下面是对我国现行法律中被害人过错相关规定的梳理。
  199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刑事案件程序的具体规定》第一百零八条第(七)项明确提出,有附带民事诉讼的,审判人员需要向被告人讯问查明被害人对造成的损害结果有无过错。尽管这样的讯问是在附带民事诉讼程序中,而且证据采信使用的是民事证据证明标准,但是这一讯问结果能够体现被害人在刑事案件中的作用,从而影响法官对被告人的印象,并最终影响量刑。
  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议纪要》中首次明确了被害人过错在发生于农村的故意杀人犯罪死刑案件中的影响力。该《纪要》提到:“对于故意杀人犯罪是否判处死刑,不仅要看是否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结果,还有综合考虑案件的全部情况。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001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刑事抗诉工作的若干意见》认可了被害人过错在故意杀人死刑案件中有影响作用。该《意见》明确指出:“认为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原判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有严重错误或者罪行极其严重、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明显不当的以外,一般不宜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抗诉:……2.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由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者对矛盾激化有直接责任,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
  2006年12月,《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将被害人过错从对死刑案件的影响扩大到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该《规定》第三十一条第(三)项指出:“对于具有被害人同意和解或者被害人有明显过错的,依法可能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悔罪态度较好,具备有效监护条件或者社会帮教措施、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未成年被告人,人民检察院可以建议人民法院适用缓刑。”
  200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第18条进一步强调,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因被害方的过错行为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并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的案件,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
  2010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将被害人过错确定为由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犯罪案件中的量刑情节。该《意见》将被害人过错与犯罪动机同时考虑,体现了被害人过错对犯罪动机的影响,但是该《意见》将被害人过错与义愤、防卫因素并列,可见其对被害人过错界定模糊不清。该《意见》第二十二条指出:“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因劳动纠纷、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犯罪动机不属恶劣的犯罪,因被害方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
  2010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在刑事程序中确立被害人过错作为法院应当考虑的量刑情节。该《规定》第三十六条明确指出,在对被告人作出有罪认定后,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的量刑事实,除审查法定情节外,还应审查以下影响量刑的情节,其中包括“被害人有无过错及过错程度,是否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及责任大小”。
  201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出的《关于加强协调配合积极推进量刑规范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201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作用深入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通过这两个文件可以看出,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一方面肯定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影响,另一方面发现认定被害人过错可能引发被害人及其近亲属不满情绪并影响社会矛盾化解及司法公正,要求司法机关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做好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工作以保证案件正常、依法审理。《通知》第三条指出:“要高度重视调查取证工作。侦查机关、检察机关……不但要注重收集各种法定量刑情节,而且要注重查明各种酌定量刑情节,比如案件起因、被害人过错……等,确保定罪量刑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为量刑规范化和公正量刑,以及做好调解工作、化解社会矛盾奠定基础。”《意见》第二十四条强调:“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特别是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对矛盾激化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通过及时救助,舒缓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情绪,保证案件正常审理。”
  从2010年10月1日起,量刑规范化工作在全国法院全面试行。自从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开始开展量刑规范化工作以来,最高人民法院起草了量刑指导意见数稿。目前适用的《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没有在“常见量刑情节的适用”中明确规定“被害人的过错”,因为“在讨论时有观点认为被害人过错多见于故意或过失的伤害和杀人犯罪中,适用犯罪较为狭窄,不具普遍性”。因此在对故意伤害罪量刑时规定:“有以下情节之一的,可以减少基准刑20%以下:(1)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2)因被害人的过错引发犯罪或对矛盾激化引发犯罪负有责任的。”在对非法拘禁罪量刑时规定:“为索取合法债务、争取合法权益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2013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规定“被害人对敲诈勒索的发生存在过错的,根据被害人过错程度和案件其他情况,可以对行为酌情从宽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明确被害人过错在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量刑和定罪中的可以起到从宽作用,也是首次明确被害人过错情节可适用于侵犯财产型犯罪。
  二、方法、数据与分析框架
  (一)案例选择
  本文采用案例比较分析的研究方法。案例选择主要依据四个标准进行:一是根据文章的研究目的,选择公诉机关、辩护人、被告人提出或者法院判决认定有被害人过错的案例。二是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编辑出版的参考案例中选择权威性案例。虽然我国是非判例法国家,但在这些选登的参考案例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该类案件的态度,对全国的司法审判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三是选择资料丰富完整的案例。四是在选择案例时,考虑包含多种罪名的司法案例、不同地域的案例、不同级别管辖的案例和不同审级程序的案例。当然,出于资料完整性的考虑和可能获得性的限制,在一个案例中可能无法全部体现上述四个原则,因此在无法全面兼顾的情况下,尽量选用价值相对较高和资料相对丰富的案例,尽管这些案例可能无法完全满足被害人过错所可能涉及罪名、区域等的平均分布。
  本研究对30个案例进行两个阶段的分析。在第一个阶段,分析了16个案例中被害人过错的类型。这16个案例涉及的罪名为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被害人过错常见于这两类罪名中。案例管辖及审理程序涉及四个层级和一审、二审及死刑复核程序。分析的原则是对影响程度相同的案例一同分析,对罪名相同、量刑情节类似的案例一同分析。研究把16个案例分为3个组。第一组是案例一至案例四。这一组4个案例中主要是对是否存在被害人过错进行判断。第二组是案例五至案例十一,这一组7个案例中,被告人无其他法定从轻减轻情节,量刑情节比较单一。第三组是案例十二至案例十六,这一组5个案例中均存在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经过这样的分组,以保证每一组案例大环境的相似性。
  在第二个阶段,为验证初步分析的结果,对另外14个案例进行了分析。这一阶段比第一阶段增加了4个罪名:敲诈勒索罪、抢劫罪、诈骗罪和寻衅滋事罪。通过增加其他罪名,求证这种被害人与被告人的关系是否在其他类型的犯罪中具有普适性,进而得出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是否是一个可以普遍适用的量刑情节。将30个案例的分组情况归纳到一起,制成了表1。
  表1 三十个案例简化表
  ┌─────────┬─────────┬─────────┬────────┐
  │案例号及被告人姓名│罪名       │法院是否认可被害人│其他法定从宽情节│
  │         │         │过错       │        │
  ├─────────┴─────────┴─────────┴────────┤
  │第一阶段案例                                │
  ├─────────┬─────────┬─────────┬────────┤
  │1于某       │故意伤害罪    │n         │自首      │
  ├─────────┼─────────┼─────────┼────────┤
  │2曹某等二人    │故意伤害罪(致死)│n         │\       │
  ├─────────┼─────────┼─────────┼────────┤
  │3刘某某      │故意杀人罪    │n         │\       │
  ├─────────┼─────────┼─────────┼────────┤
  │4官某某      │故意杀人罪    │n         │\       │
  ├─────────┼─────────┼─────────┼────────┤
  │5李某某      │故意伤害罪(致死)│Y         │n        │
  ├─────────┼─────────┼─────────┼────────┤
  │6卢某某      │故意伤害罪(致死)│Y         │n        │
  ├─────────┼─────────┼─────────┼────────┤
  │7贾某       │故意杀人罪    │Y         │n        │
  ├─────────┼─────────┼─────────┼────────┤
  │8张某某      │故意杀人罪    │y         │n        │
  ├─────────┼─────────┼─────────┼────────┤
  │9郑某       │故意杀人罪    │Y         │n        │
  ├─────────┼─────────┼─────────┼────────┤
  │10张某      │故意杀人罪    │Y         │n        │
  └─────────┴─────────┴─────────┴────────┘

  ┌─────────┬─────────┬─────────┬────────┐
  │案例号及被告人姓名│罪名       │法院是否认可被害人│其他法定从宽情节│
  │         │         │过错       │        │
  ├─────────┼─────────┼─────────┼────────┤
  │11刘某      │故意杀人罪    │y         │n        │
  ├─────────┼─────────┼─────────┼────────┤
  │12王某      │故意伤害罪(致死)│y         │自首      │
  ├─────────┼─────────┼─────────┼────────┤
  │13常某等二人   │故意伤害罪(致死)│y         │自首      │
  ├─────────┼─────────┼─────────┼────────┤
  │14王某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15刘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16阎某等二人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第二阶段案例                                │
  ├─────────┬─────────┬─────────┬────────┤
  │17田某等二人   │故意伤害罪(致死)│n         │n        │
  ├─────────┼─────────┼─────────┼────────┤
  │18江某      │故意伤害罪(致死)│y         │n        │
  ├─────────┼─────────┼─────────┼────────┤
  │19张某      │故意伤害罪    │y         │n        │
  ├─────────┼─────────┼─────────┼────────┤
  │20闫某      │故意伤害罪(致死)│y         │n        │
  ├─────────┼─────────┼─────────┼────────┤
  │21张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22赵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23张某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24李某某     │故意杀人罪    │y         │自首      │
  ├─────────┼─────────┼─────────┼────────┤
  │25孙某某     │敲诈勒索罪    │y         │n        │
  ├─────────┼─────────┼─────────┼────────┤
  │26王某等三人   │抢劫罪      │y         │n        │
  ├─────────┼─────────┼─────────┼────────┤
  │27余某某     │诈骗罪      │n         │n        │
  ├─────────┼─────────┼─────────┼────────┤
  │28季某某等二人  │诈骗罪      │n         │n        │
  ├─────────┼─────────┼─────────┼────────┤
  │29赵某某等九人  │寻衅滋事罪    │n         │n        │
  ├─────────┼─────────┼─────────┼────────┤
  │30雷某某等四人  │寻衅滋事罪    │n         │自首      │
  └─────────┴─────────┴─────────┴────────┘

  (注:y—认可;n—不认可)
  (二)案例数据来源
  本文案例资料的来源主要有二:一是利用中国国家图书馆数据库、中国法律检索系统和公开发行杂志、书籍获取案例资料;二是直接获取法院公开宣判判决。由于本文需要搜集30个案例,数量之多使得作者无法逐一实地调卷调查、收集第一手资料。因此,正如上面已经指出的,为了保证案例的全面性,研究尽量调取案情描述祥实的文书资料进行分析。
  具体而言,作者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数据库、中国法律检索系统和《刑事审判参考》《审判监督指导》《人民法院案例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报》等书刊中选取案例27个。作者通过查询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书,从中选取有代表性的3个案例,分别是案例一、案例十九和案例三十。最终,本研究共计选取案例30个(参见表1及附录)。
  (三)案例分布
  1.案例案由分布
  本文选取的30个案例涉及罪名集中在我国刑法分则规定的侵犯人身民主权利、侵犯财产权利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三章中。其中涉及罪名以侵犯人身民主权利和财产为主,即使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一章中的罪名,其直接侵害对象也是人身民主、财产权利。根据罪名,将案例分布结果绘制成了表2.
  表2 案例案由分布表
  ┌───┬─────┬──────┬───────┬───┬───┬───┬───┐
  │罪名 │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  │故意杀人罪  │敲诈勒│抢劫罪│诈骗罪│寻衅滋│
  │   │(轻伤) │罪(致死) │       │索罪 │   │   │事罪 │
  ├───┼─────┼──────┼───────┼───┼───┼───┼───┤
  │案例号│1、19   │2、5、6、  │3、4、7~11、 │25  │26  │27、28│29、30│
  │   │     │12、13、17、│14~16、21  │   │   │   │   │
  │   │     │18、20   │~24     │   │   │   │   │
  ├───┼─────┼──────┼───────┼───┼───┼───┼───┤
  │数量 │2     │8      │14      │1   │1   │2   │2   │
  └───┴─────┴──────┴───────┴───┴───┴───┴───┘

  2.案例时间分布
  本文将案发时间作为案例时间的统计标准。其中,有的案例中的犯罪事实包含多个时间年份,为避免重复计算,在此种情况下以认定事实的首次案发时间作为统计时间。本文选取30个案例的时间跨度从1993年至2012年,长达20年。其中除1994年至1996年、1999年、2001年和2009年六年没有案例外,其余年份均选取了案例。根据时间,将案例分布结果绘制成了表3。
  表3 案例时间分布表
  ┌────┬───────┬────┐
  │案例年份│案例号    │案例数量│
  ├────┼───────┼────┤
  │1993年 │23、24    │2    │
  ├────┼───────┼────┤
  │1994年 │\      │0    │
  ├────┼───────┼────┤
  │1995年 │\      │0    │
  ├────┼───────┼────┤
  │1996年 │\      │0    │
  ├────┼───────┼────┤
  │1997年 │10、11、22  │3    │
  ├────┼───────┼────┤
  │1998年 │5       │1    │
  ├────┼───────┼────┤
  │1999年 │\      │0    │
  ├────┼───────┼────┤
  │2000年 │7、9、16   │3    │
  ├────┼───────┼────┤
  │2001年 │\      │0    │
  ├────┼───────┼────┤
  │2002年 │6、25、26   │3    │
  ├────┼───────┼────┤
  │2003年 │4、8、21   │3    │
  ├────┼───────┼────┤
  │2004年 │18、29    │2    │
  ├────┼───────┼────┤
  │2005年 │2、14、17、27 │4    │
  ├────┼───────┼────┤
  │2006年 │15、     │1    │
  ├────┼───────┼────┤
  │2007年 │3、28     │2    │
  ├────┼───────┼────┤
  │2008年 │12、20    │2    │
  ├────┼───────┼────┤
  │2009年 │\      │0    │
  ├────┼───────┼────┤
  │2010年 │13      │1    │
  ├────┼───────┼────┤
  │2011年 │19、30    │2    │
  ├────┼───────┼────┤
  │2012年 │1       │1    │
  └────┴───────┴────┘

  3.案例地域分布
  根据目前全国行政区划,本文30个案例分布在17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根据地域,将案例分布结果绘制了成表4。
  表4 案例地域分布表
  ┌─────────────┬─────────┬────┐
  │地域           │案例号      │案例数量│
  ├─────────────┼─────────┼────┤
  │北京           │1、13、19、30   │3    │
  ├─────────────┼─────────┼────┤
  │河北           │9         │1    │
  ├─────────────┼─────────┼────┤
  │内蒙古自治区       │7         │1    │
  ├─────────────┼─────────┼────┤
  │黑龙江          │21        │1    │
  ├─────────────┼─────────┼────┤
  │江苏           │23        │1    │
  ├─────────────┼─────────┼────┤
  │浙江           │2         │1    │
  ├─────────────┼─────────┼────┤
  │山东           │12        │1    │
  ├─────────────┼─────────┼────┤
  │河南           │8、16、18、20、29 │5    │
  ├─────────────┼─────────┼────┤
  │湖北           │6、11       │2    │
  ├─────────────┼─────────┼────┤
  │湖南           │15        │1    │
  ├─────────────┼─────────┼────┤
  │广东           │4、17       │2    │
  ├─────────────┼─────────┼────┤
  │四川           │10、24、25    │3    │
  ├─────────────┼─────────┼────┤
  │云南           │27        │1    │
  ├─────────────┼─────────┼────┤
  │西藏自治区        │26        │1    │
  ├─────────────┼─────────┼────┤
  │陕西           │3、22       │2    │
  ├─────────────┼─────────┼────┤
  │宁夏回族自治区      │14、28      │2    │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5         │1    │
  ├─────────────┼─────────┼────┤
  │辽宁、吉林、山西、安徽、江│\        │0    │
  │西、海南、广西壮族自治区、│         │    │
  │贵州、甘肃、青海、天津、上│         │    │
  │海、重庆         │         │    │
  └─────────────┴─────────┴────┘

  (四)分析框架
  本文的分析流程是:首先通过对现有判例的分析,研究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的整体衡量(以下简称整体衡量);其次分析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的过程(以下简称量刑过程);再次分析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以下简称法律和社会效果),最终提出政策建议。其中整体衡量、量刑过程与法律和社会效果三者是相互影响、互相制约的:量刑过程影响判例中的整体衡量,法律和社会效果反过来又影响量刑过程和整体衡量,如果三者能够形成良性循环,则最终能够推动政策建议的形成。同时,在量刑过程分析中,又主要分析了被害人过错衡量、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的途径、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的影响因素三个问题。而在被害人过错的衡量中,通过对被害人过错价值判断和被害人过错与犯罪的因果关系分析,考察了被害人过错衡量的定性标准;同时通过分析被害人过错要素以及要素间的关联关系,讨论了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的定量标准。如此,本文的整体性理论分析框架可用图1表示如下:
  三、研究结果与讨论
  (一)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影响的整体衡量
  这个方面的主要发现如下:
  第一,在选取的30个案例中,有9个案例辩护人(或者被告人)提出了被害人过错作为被告人从轻处罚的事由,但是法院不予认可。在其余21个案例中,法院均在量刑情节中考虑了被害人过错。可见,在司法实践中,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的量刑是有影响的。
  第二,被害人过错在被告人量刑时作为从宽量刑情节提出。这与被害人过错的普遍认识是一致的。
  第三,尽管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有影响,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被害人过错都能够实际影响被告人的量刑。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从法院对被害人过错的认可程度和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程度来看,重大刑事案件中的认可程度和影响量刑程度大于普通刑事案件;其次,从案件内部关系角度来看,被害人过错是否能够实际减轻被告人的刑罚取决于被害人过错因素与被告人犯罪情节的综合考虑。
  (二)对被害人过错定性标准的详细分析
  1.价值判断—排除纯粹犯罪学意义的被害人过错
  被害人过错与犯罪行为存在事实上的关联性,但并非所有与犯罪行为有关联的被害人过错都具有刑法意义。因此,我们需要区分犯罪学意义与刑法意义的被害人过错。犯罪学根据被害人在加害—被害的互动关系中所起的作用和责任大小,将被害人与犯罪人的关系划分为“可利用的被害人模式”“冲突模式”“被害人催化模式”和“斯德哥尔摩模式”四种模式。本文通过分析认为只有在冲突模式和被害人催化模式中被害人才可能存在被害人过错。具体分析如下:
  (1)在可利用的被害人模式中,不存在刑法意义的被害人过错。在此互动关系中,犯罪人觉得被害人具有某些可“利用”的特征。例如,强奸案中的女性以及被害人的粗心大意、贪婪、无知等。诈骗案中的被害人是该模式的典型例子。在本文研究的案例中,余某某诈骗案(案例27)和季某某诈骗案(案例28)中法院均认为被害人贪婪等的过错不是被告人实施诈骗的起因,而是被告人所利用的条件,不能作为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情节。这一类型的被害人“把那些有犯意的人吸引到自己疏于保护的财产上,从而影响了犯罪的地域分布,但不会影响案件的总量。”他们只是加速了犯罪与被害的互动过程。可见,在这种互动关系中,被害人仅在犯罪预防角度存在过错,该过错不能影响犯罪人的责任,不具有刑法意义。
  (2)在冲突模式中,需要具体分析被害人和犯罪人双方在整个互动关系中的责任来确定是否存在被害人过错。冲突模式,“又称为‘双向推动’模式或‘相向加害’竞合模式”。犯罪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着一段时间的社会互动关系,而且在互动关系中常常互换角色,从而使双方既是加害者又是被害者,共同构成了一个不断冲突着并发展到一方最终被害为止的社会互动过程。例如,丈夫长期殴打、虐待妻子,后妻子将丈夫杀死的案件,就是这一模式的典型案例。
  (3)在被害人催化模式中,被害人对犯罪进程的发展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被害人存在被害人过错。“在这种模式中,被害人因实施了某种行为而促使、诱引、暗示或激惹犯罪人实施了针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犯罪行为不过是对于被害人‘催化’、‘刺激’或‘推动’行为的一种还击或过当反应,其发生恰好是被害人的此类行为在当时的条件下合乎规律的结果。”犯罪人的行为是被被害人的先行为所引发、激化的。例如郑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9)中,被害人首先将被告人母亲推倒后招致伤害,就存在被害人过错。
  (4)在斯德哥尔摩模式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斯德哥尔摩模式是“指在被害人与犯罪人的互动过程中,被害人逐渐对犯罪人产生情感、进而支持、帮助犯罪人的一种互动模式。”这种模式是被害人对犯罪行为的非正常反应,是被害人受害的一种表现方式。不能因为被害人受犯罪侵害后对犯罪行为的接受而否认被害人受害的事实,也不能因为被害人对犯罪行为的接受而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2.被害人过错与犯罪具有因果关系
  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说明:
  (1)被害人过错是引发犯罪行为的原因。犯罪行为由被害人过错引发。如果犯罪行为不是被害人过错行为引发,那么即使被害人存在过错行为,该过错行为也不能被认定为与犯罪行为具有因果关系。
  (2)从犯罪行为发展时间顺序来看,被害人过错仅存在于犯罪人着手实施犯罪前,即被害人过错直接诱发犯罪人的犯罪动机并实施犯罪行为。具体表现为引发犯罪和矛盾激化两种情形。
  情形一:被害人过错引发犯罪发生。这是指犯罪人的犯罪动机被被害人的某一种独立存在的不当行为在较短时间内触发,并且旋即实施犯罪行为。在这种情形下,犯罪人在实施犯罪前无过错。在司法实践中,一般用“对案件发生有严重过错”“在本案起因上有明显过错”“本案起因系由……引起的”等来表示。这种情形主要体现在激情犯罪中,犯罪人对于犯罪行为可能产生的后果并没有进行仔细的思考。例如,在张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0)中被害人王某无理索要婚姻介绍费并将张某之父打伤在先,张某见其父亲被打伤出血后极为气愤,旋即击打被害人王某。
  情形二:被害人过错对矛盾激化有直接责任。这是指犯罪人的犯罪动机在被害人一系列持续的不当行为中逐渐产生,并由于被害人某一不当行为的刺激而实施犯罪行为。这种情形主要发生在被害人与犯罪人有一定程度的密集交往关系中。被害人与犯罪人的矛盾冲突在较长时间内持续存在。由于没有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双方矛盾不断累积恶化,身处矛盾中的人会萌生犯意。当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时,矛盾中的被害人实施某一行为就如同导火索一般激化双方矛盾,导致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以求最终“解决”问题。本研究中张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1)、王某等三人抢劫案(案例26)和李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4)分别从夫妻家庭关系、雇佣关系和一般社会交往关系三个角度体现了被害人不当行为激化矛盾的情形。
  被害人过错不包括事中过错和事后过错。有观点认为被害人过错还包括事中过错和事后过错。本文不敢苟同。
  首先,被害人过错没有事中过错。赞同存在被害人事中过错的观点认为被害人过错“产生于行为人加害行为的持续状态中,是由于这种过错的产生导致不良后果的发生或者加重。”该观点将犯罪行为中造成最终危害后果的那段行为从犯罪整体行为中孤立出来,忽视了犯罪行为的过程性,没有考虑到对犯罪行为的判断应当是对犯罪行为的整体判断。犯罪人着手实施犯罪行为后,被害人的行为是对犯罪的反应。下面通过对被害人对犯罪的反应模式进行分析,阐述被害人不存在事中过错。
  被害人对犯罪的反应模式可分为激烈反抗、顺应、巧妙应对三种类型。巧妙应对主要是从避免犯罪侵害角度提出的,在本文讨论中没有实际意义,因此着重分析激烈反抗和顺应两种类型。第一,激烈反抗可能压制犯罪人,导致犯罪未遂、中止或者使危害结果没有继续恶化;也可能激怒犯罪人,导致更加严重的伤害;也有可能引发由被害人向犯罪人转化,即正当防卫过当或与前犯罪人共同实施犯罪行为。在压制犯罪人的情况中,被害人没有过错不言而喻。在激烈反抗导致更严重伤害的情况中,激烈反抗不仅是被害人在明知自己处于被侵犯状态时的本能反应,而且是被害人对自身权利的保护方式,其无法构成对犯罪人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的影响。例如被害人受轻微伤的转化型抢劫中就体现了对被害人激烈反抗的认可。在“由被害人向犯罪人转化”的情形中,被害人已经是实际的犯罪人,前犯罪人变成了被害人,前犯罪人的犯罪行为导致前被害人的犯罪行为,可见后被害人的犯罪行为系发生在后犯罪人实施犯罪之前,应当属于事前过错。第二,顺应是基于不知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或者明知被害但迫于害怕等各种原因顺从犯罪人,使得犯罪得以实现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被害人的顺应行为是犯罪人所希望的,被害人承受的被害后果是犯罪人的故意犯罪造成的,因此不能认定为被害人存在过错。例如在强奸案中,被害人在多次被强奸时并未反抗,顺从了犯罪人,其目的是寻找机会寻找可靠的援助方式。
  其次,被害人过错没有事后过错。在所谓事后被害人过错中,主要是指被害人在犯罪行为结束后,导致伤害结果加大的情况。例如,在李伟故意伤害案中,被害人事后自行撕裂头皮的行为确实影响了犯罪嫌疑人李伟刑事责任的认定,但是被害人的行为没有对犯罪嫌疑人的社会危害性以及人身危险性产生影响。危害结果是由被害人自己做出的,根据行为自负的原则,不应当由他人负责。犯罪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是犯罪构成犯罪的条件之一。在因果关系发展进程中,被害人张强的行为是介入的行为,该介入行为中断了前伤害行为与重伤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因此,在对被害人的事后行为判断时,被害人的事后行为不但没有影响犯罪人的责任,而且在理论解释中也没有引人被害人过错的必要性。
  (3)犯罪行为针对不当行为本人进行。首先,被害人过错是在犯罪与被害的关系中讨论的。如果甲对乙实施不当行为,乙因为甲的不当行为而对甲的妻子甲1(甲1未实施任何行为)实施伤害,那么在乙的犯罪行为中,被害人甲1并没有先前的不当行为,因此甲1没有被害人过错,也就不存在讨论被害人过错影响乙的刑事责任的问题。其次,有观点认为可以将危险共同体理论引入被害人过错中,认为危险共同体理论的法理底蕴意味着“共同成员有过错,其他成员因此而受到加害,不能将责任全部归咎于加害人”。本文认为,危险共同体理论解决了处于危险状态下共同成员之间不作为犯的义务来源问题,但是绝不意味着共同体成员要承担其他成员的行为后果。犯罪行为针对实施不当行为本人进行时考虑被害人过错,是考虑到不当行为刺激犯罪人而实施犯罪行为,其社会危害性及人身危险性相应较小,如果犯罪行为因为受到不当行为的刺激后而针对不当行为人之外的人实施犯罪行为,可见该犯罪具有恣意性,其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则较大。例如,在雷某某等四人寻衅滋事案(案例30)中,被害人毛某存在严重过错,但是其余两名被害人对被告人未实施过错行为,但是雷某某等人对被害方三人随意殴打,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再次,从现代法治的责任自负的角度来看,实施不当行为人所承受的后果只能由其自己承担,不管这个后果是私力还是公力。
  (4)因果关系的排除。在违法犯罪过程中,由该违法犯罪行为所引发的新的犯罪行为,不宜认定存在被害人过错。在此类案件中,由于被害人与被告人先前行为的违法性而导致没有被害人过错存在的空间。例如,刘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3)系因盗窃团伙分赃不均引发。盗窃所得赃物不受国家法律保护,盗窃团伙间的分赃也无法可依。因此无论是刘某某侵吞所有赃物,还是被害人张某索要赃物的行为,都因为其先前的共同盗窃行为而具有违法性,均不能构成被害人过错,更不能因此对被告人刘某某从轻处罚。同样,在田某等二人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17)中,因被害人未按事先约定支付嫖资,卖淫一方田某等二人将其殴打致死。因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卖淫嫖娼行为系非法活动,在违法活动中双方约定内容不受法律保护,因此不能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三)被害人过错定量因素的详细考量
  被害人过错可能激发犯罪行为,并最终扩大犯罪行为的危险性及其社会危害性。犯罪学对犯罪行为的生成进行研究,并提出了罪前情景这一概念。所谓罪前情景“是指个体所面临的直接促使其形成犯罪动机和将这种动机转化为侵害行为的外在形式。”被害人要素被认为属于原发性情景,是可以直接诱发犯罪动机的情节之一。本文将讨论被害人过错在犯罪行为生成机制中如何发挥作用,进而判断对被告人从宽量刑的影响程度。需要指出的是,下文对被害人过错要素及其要素间主要关系的讨论是相对独立的。在处理具体案件时,需要综合比较衡量这些要素及其关系,才能最终判断对被告人是否从宽以及从宽的幅度。
  1.被害人过错的四个要素
  判断被害人过错在被告人量刑中的作用需要从以下四个要素来考量:第一是被害人过错程度;第二是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第三是被害人过错与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第四是被告人为避免冲突所做出的努力。
  (1)被害人过错程度。过错程度可以分为严重过错和一般过错。被害人的严重过错是指被害人过错严重地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以及重大社会利益,或者刺激侮辱造成他人愤怒、痛苦并引起被告人以犯罪方式反击被害人的情形。被害人的一般过错是被害人对他人实施了较轻的侵害行为,不是必然引起被侵害人的激烈反应。
  本文对被害人过错程度采用二分法主要是从司法实践角度考虑的。首先,目前各个法院对被害人过错程度的提法不仅不规范,而且界限不清,因此有必要规范被害人过错程度的表述。从本研究中21个认定被害人过错的案件来看,法院对被害人过错程度采用了九种不同的表述,可谓是五花八门。它们分别是:有过错、有一定过错、被害人过错在先、明显过错、较大过错、重要责任、重大过错、严重过错、极大过错。其次,过于细化的划分在实践中往往会引起似是而非的困惑。因此本文主张采用严重过错和一般过错的二分法,在实践中具有较好的区分度和可操作性。
  在考虑被害人过错程度时,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虑:
  第一,被害人过错程度应从是否造成他人愤怒、痛苦等激动情绪并引起激烈反应来判断。判断一行为是否会“造成他人愤怒、痛苦等激动情绪并引起激烈反应”应当具有评价标准,而且该标准应当具备操作可能性,需要具备一定的形式。本文在此参照伦理学中的道德评价标准来解决这个问题,即通过外在形式和内在形式两个角度对该行为进行评价。外在形式是社会舆论和传统习俗,内在形式是法官的良心。良心的形成靠社会舆论和传统习俗的熏陶,社会舆论和传统习俗的评价只有通过良心这个内因才能起作用。内外形式的结合可以避免出现判断者的过于主观化,从而到达社会的普遍认可。
  以卢某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6)、常某等二人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13)与闫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20)为例。三个案例的被害人均因盗窃行为被被告人殴打致死,但是他们过错程度却不一样。案例六中被害人刚挖墙进人被告人厨房准备行窃即被等待在此的被告人抓获;案例十三中被害人盗窃的仅为超市内一盒小食品。因此,这两名被害人虽然实施了盗窃行为,但是对被告人利益侵害不大,不足以引起被告人殴打被害人致死的激烈反应,因此法院均认定被害人系一般过错。案例二十中被害人盗窃的是村民的耕牛。耕牛是农村家庭赖以生存的主要生产工具,盗窃耕牛严重侵害了村民的利益。因此,法院认定被害人系严重过错。可见,认定被害人过错程度不能单纯以是否违反法律规定为标准,还应当具体考虑被害人过错侵害的利益程度。
  第二,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害人过错行为方式紧密相关。一般而言,被侵犯利益越大,被侵犯人被激怒的可能性及合理性就越大。但是人是有尊严的,如果过错行为虽侵犯利益不大,却以一种挑衅、侮辱的方式出现,让人实际受到严重耻辱或者在心理上遭受巨大冲击力时,就会激起被侵害人过激反应,则应当被认为是严重过错。因为面对这样的情形,即便是社会化过程较为完整和心理结构正常的人也容易做出过激举动。例如,在雷某某等四人寻衅滋事案(案例30)中,随意吐痰行为本是轻微的不道德行为,但是被害人毛某(女)当众人面往被告人雷某某的脸上啐痰却是侮辱和挑衅的行为,因此激起了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应被认定为严重过错。
  再如,在贾某故意杀人案(案例7)中,正确认定“被害人高某案发当天携带被害人陈某回家并当着妻子贾某的面同居”的事实是认定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大小的关键。被害人二人的行为具有挑衅性、侮辱性,正是这一行为严重刺激了被告人,进而引发犯罪行为。二审法院正是认定了这一事实,确定了被害二人具有明显过错,也就是本文所说的“严重过错”。
  第三,在被告人长期受到被害人的不当行为压制而无法解决,因被害人的某一类似行为刺激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的情形,属于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在这类案件中,被害人的不当行为没有即刻激起被告人的强烈反应,但是正所谓水滴石穿,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伤害,给被侵害人越来越强的精神刺激,并以滚雪球的方式将仇恨加深,最终促使被害人实施犯罪。在此类案件中,犯罪人先前的隐忍体现了该人的人身危险性较小。特别在“大义灭亲、为民除害”的情形下,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明显降低。例如阎某等二人故意杀人案(案例16)中被害人长期威胁、敲诈勒索被害人,被害人给钱、下跪、搬家均无济于事,案发于被害人再次威胁勒索时。赵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2)属于赵某长年遭受被害人的家庭暴力,在被害人再次殴打被告人后,被告人实施杀人行为。张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3)系因被告人受到被害人亲属加害长期得不到公正处理,被害人又实施违法行为引发。张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8)则是被害人长期危害家庭社会而无法管制,被告人身为被害人之父义愤之下大义灭亲。
  (2)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指向对象可以分为犯罪人、犯罪人近亲属、犯罪人利益共同体和社会。
  对犯罪人的过错不言而喻。这里主要分析对犯罪人近亲属、对犯罪人利益共同体和对社会的过错。
  将对犯罪人近亲属的过错认定为被害人过错,主要是基于犯罪人对近亲属的情感密切性和法律上对近亲属权利义务的规定。当近亲属受到侵害时,无动于衷、袖手旁观,不仅为社会公众所不耻,而且极有可能造成亲属家庭关系的疏远甚至破裂。
  对犯罪人利益共同体的过错认定为被害人过错主要是考虑利益共同体与犯罪人的密切关系。犯罪人利益共同体主要包括:①犯罪人其他亲属。②犯罪人关系密切的朋友。例如,恋爱中的男女朋友关系(恋人关系虽然不是亲属关系,但是极有可能发展为近亲属关系,是特殊的朋友关系)、类似于“金兰之交”“桃园结义”这种关系特别亲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朋友关系等。③犯罪人亲属关系以外的密切生活圈。例如农村村民组、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四合院居民等。在闫某故意伤害案(案例20)中,被害人盗窃的是闫某所在村民组的牛。④犯罪人的工作单位。例如,在常某等二人故意伤害案(案例13)中,被害人盗窃的是被告人所在单位财产。对犯罪人利益共同体的侵害不仅极可能触发犯罪人的强烈反应并实施犯罪,而且对利益共同体的保护也有利于维护共同体的稳定。因此,刑法应当将对犯罪人利益共同体的过错界定为被害人过错。
  将对社会的过错行为界定为被害人过错,其意义在于弘扬维护公共利益的社会责任意识。对社会的过错包括两种情形:一是被害人过错针对的具体对象与犯罪人没有道义上、法律上的职责和义务关系。二是被害人的过错虽然没有侵害具体个体,但是对社会秩序和公共道德的侵害,危害性弥散于整个社会,人人都是潜在受害人。犯罪人对这种过错行为的强烈反应基于其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或者因为自己过去曾受过类似侵害,但是无论基于哪种原因,其客观上都是对过错行为的反抗,体现其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有别于一般犯罪人。因此,刑法也应当将对社会的过错行为界定为被害人过错。
  根据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与犯罪人的利益关系紧密程度,指向对象可以分为“犯罪人密切关系人”和“犯罪人密切关系以外人”。前者包括犯罪人及其近亲属,后者包括犯罪人利益共同体和社会(见图2)。过错行为指向对象与犯罪人关系的越紧密,对犯罪行为影响性就越大,对量刑的影响也越大。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过错行为指向的对象与犯罪人关系越疏远,其越具有理性思考解决问题的空间和能力,因此犯罪的可谴责性就越大。应当注意的是,由于犯罪人密切关系以外人与犯罪人的亲疏关系区别差异很大,因此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应重点考量此类过错是否足以引发犯罪行为,以决定对犯罪人刑罚减轻的幅度。
  (3)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时间间隔存在当场发生和延后发生两种情形。当场发生的情形最明显的就是在激情犯罪中,被害人过错与被告人犯罪行为几乎同时进行。例如,在李某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5)中,被害人酒后寻衅,被告人对其劝阻无效愤怒之下将其打伤。当场发生的情形还包括“追击情形”和“侵害状态持续中”两类。例如,张某故意伤害案(案例19)和阎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20)均系被害人实施过错行为被被告人发现后逃跑,被告人持续追击抓获被害人后实施犯罪的行为。王某等三人抢劫案(案例26)则发生在被害人拖欠被告人的工资以及非法扣押被告人身份证这种“侵害状态持续中”。
  延后发生是指被害人过错行为已经完成,被告人与被害人的交往中断一段时间后,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犯罪行为。延后发生存在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被害人过错发生时被告人并不知晓,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侵害后果在行为完成后一段时间才被被告人知晓,被告人知晓后对被害人实施犯罪行为;另一种情况是被害人不当行为实施时被告人已经知晓,但是被告人由于恐惧、惊吓或者考虑当场无法达到犯罪效果等各种原因未实施犯罪行为,而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再次找到被害人实施犯罪行为。例如,江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18)、张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1)和孙某某敲诈勒索案(案例25)均是这种情况。在延后发生的情形中,被告人对犯罪行为有一定的思考时间,体现了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强于当场发生的情形;同时也能够体现出被告人对于其他合法解决途径的放弃,比当场发生的情形更具社会危害性。
  (4)被告人为避免冲突所做出的努力。被告人为避免冲突、化解矛盾所做出的努力体现了被告人犯罪行为被被害人过错行为引发的被动性。同时,被告人将犯罪行为作为解决问题的最后途径或者次要途径,体现了被告人具有一定的守法意识,人身危险性小于没有做出努力的被告人。例如,在王某等三人抢劫案(案例26)中,被害人极大侵害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后,被告人曾向政府部门投诉但是被害人拒不执行相关部门的整改决定,这是引起本案发生的重大诱因。
  2.被害人过错要素的综合考量
  从心理学角度而言,“心理是脑对客观现实的反映。脑的神经活动是生理的、生化的过程,心理活动则是在这些过程中发生的对现实外界刺激作用的反应活动,是对外界信息的加工。”“犯罪的心理原因是犯罪行为外化的个体内心活动的依据。”被害人过错对犯罪者的犯罪心理产生重要影响,甚至可以说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是对被害人过错的非正常反应。被害人过错程度能够直接影响犯罪人犯罪心理,因此是被害人过错中最重要的因素。它与被害人过错其他要素相互作用,主要表现为以下三对关系: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告人利益关联程度、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程度。这些关系往往以组合的状态出现。不同的组合决定着被害人过错对犯罪心理影响力的大小。下面,将分别讨论这三对关系。
  (1)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的关系
  根据犯罪行为实施的时间段和被害人过错程度的不同组合可以形成以下四种不同的对应关系(图3):
  A型:犯罪行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后当场发生,且被害人过错程度属于严重过错。该类型是最典型的被害人过错类型。
  B型:犯罪行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后当场发生,但是被害人过错程度属于一般过错。该类型反映出犯罪行为人易于情绪激动,体现了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
  C型:犯罪行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后延后发生,被害人过错程度属于严重过错。这种类型反映出被害人过错的后果(客观后果、情感后果)对被告人造成重大影响,是引发犯罪行为的重要因素;但是被告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完成后有一段思考时间,被告人没有采用合法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采用犯罪手段,体现了被告人一定的人身危险性。
  D型:犯罪行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后延后发生,但是被害人过错程度属于一般过错。这种情况下,体现了犯罪行为与被害人过错关联性最小的情形。
  据此,可将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的关系划分为三个等级类型:A型对被告人的可谴责性最低,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最高,例如阎某等二人故意杀人案(案例16);B型和C型对被告人的可谴责性一般,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一般,例如刘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5);D型对被告人的可谴责性最强,在量刑中可以不予考虑,例如江某故意伤害案(案例18)。
  (2)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告人利益关联程度的关系
  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告人利益关联程度,这里有以下四种组合:
  A型针对犯罪人密切关系人的严重过错行为;B型针对犯罪人密切关系人的一般过错行为;C型针对犯罪人密切关系以外人的严重过错行为;D型针对犯罪人密切关系以外人的一般过错行为。
  上述组合中,A型对犯罪人的可谴责性最低,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最高,例如贾某故意杀人案(案例7);B型和C型,对犯罪人的可谴责性一般,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一般,例如李某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5); D型是对犯罪人可谴责性最高的类型,可以在量刑中不予考虑,例如江某故意伤害(致死)案(案例18)。
  (3)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程度的关系
  被告人犯罪程度应当与被害人过错的程度相当,否则不应当对被告人从宽处罚。例如,在王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4)中,虽然被害二人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但是王某某持刀连续捅刺五人,杀害无辜,前后共刺杀被害人48刀,必欲置被害人于死地,造成四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王某某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虽具有可以从轻处罚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从被害人过错与犯罪分别侵犯的法益来看,法益从高到低的排序为:国家利益、社会公共秩序、人身民主权利、财产利益。本文以侵犯人身权利和侵犯财产权利为例阐述二者之间的作用关系。这里有四种组合方式:一是被害人侵犯被告人的人身权利,被告人侵犯被害人的财产权利。二是被害人侵犯被告人的人身权利,被告人侵犯被害人人身权利。三是被害人侵犯被告人的财产权利,被告人侵犯被害人人身权利。四是被害人侵犯被告人的财产权利,被告人侵犯被害人的财产权利。例如,在孙某某敲诈勒索案(案例25)中,被告人孙某某因被害人在其外出打工期间多次调戏其妻子,遂以暴力殴打为威胁,向被害人敲诈勒索钱财,就属于第一种类型。
  上述组合中,第一种类型对犯罪人的可谴责性最低,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最高;第二种和第四种,对犯罪人的可谴责性一般,对被告人量刑从宽幅度一般;第三种是对犯罪人可谴责性最高的类型,在实际案例中需要具体考察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程度的对比。
  (四)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途径
  经过对案例的分析,本研究发现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途径主要有以下四种:
  路径一:在确定法定刑幅度后,根据被害人过错直接对被告人从轻处罚。例如,在常某等二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案例13)中,被告人常某等二人将盗窃公司超市食品的男子抓获并殴打致死。检察机关、辩护人均提出:“本案系由被害人过错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可酌情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法院对检察机关和辩护人的意见予以采纳。
  路径二:在确定法定刑幅度后,被害人过错影响法定从宽情节的适用。在这种情形中,被害人过错是法定情节的影响因素。以自首情节为例,1998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具体确定从轻、减轻还是免除处罚,应当根据犯罪轻重,并考虑自首的具体情节”;201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八条规定“对于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的被告人是否从宽处罚、从宽处罚的幅度,应当考虑其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危害后果、社会影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可见,被害人过错可以通过影响被害人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来影响自首情节的适用。例如,在赵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2)中,法院以被害人严重过错、被告人自首为由,决定对被告人张某减轻处罚。
  路径三:在有多档法定刑幅度的情况下,被害人过错情节影响法定刑幅度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中,被害人过错情节实际能够起到减轻被告人刑罚的作用。例如,在故意杀人案件中,将被害人过错认定为情节较轻,直接适用“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减轻的刑档。在张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8)中,人民法院综合全案事实情节,认为被害人张某长期危害家庭、社会;案发时被害人持刀逼母、砍母、劫掠财物,致其母赤裸下身而抱住他人求救,系重大过错,张某某故意杀人情节较轻,并据此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路径四:根据刑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将被害人过错认定为案件的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例如王某等三人抢劫案(案例26)中,二审法院及最高人民法院均认为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责任,是引发案件的重要原因,结合本案未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对三被告人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为清晰展示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四种路径,可用图5表示如下:
  从以上四种路径可以看出,被害人过错虽然是酌定情节,但是其在实际量刑中所产生从宽处罚的影响,也可以是相当大的。
  (五)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因素
  1.证据的调取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一般忽视被害人过错情节的收集调取。一方面,被害人过错属于酌定量刑情节,公诉部门即使没有考虑该情节也不属于遗漏起诉事实,因此公诉部门不会要求侦查机关必须调取,侦查机关也就忽视对这类证据的收集。另一方面,由于法院对于被害人过错情节的轻视,也直接导致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案件时对于被害人过错的证据审查要求不严格,侦查机关对于被害人过错的相关证据更是怠于收集了。由于公安和检察机关对被害人过错证据的疏于收集,导致在法院审判中常常因为缺乏相关的证据而无法确定被害人过错的情节。例如刘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1)中关于被害人徐某医院检查结果是否异常,涉及被害人提出赔偿要求是否合理,但是公安机关并未调取徐某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造成该事实不清,无法认定。
  2.法官的素质
  法官对于酌定情节的适用具有很大的裁量空间。法官的价值观、社会阅历、道德素养、法学修为等都将影响其对被害人过错情节的认定和适用。例如在贾某故意杀人案(案例7)中一、二审法院对是否存在被害人过错认定不一致,直接导致被告人刑期从死刑立即执行变成死缓。在刘某故意杀人案(案例11)中,虽然一、二审法院均认定被害人存在过错,但是在如何适用上存在差异。一审法院强调被害人过错情节,对被害人判处死缓;二审法院强调被告人手段残忍,后果特别严重,改判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3.刑事政策
  根据储槐植教授的观点,“刑事政策可以定义为:国家和社会依据犯罪态势对犯罪行为和犯罪人运用刑法和诸多处遇手段以期有效地实现惩罚和预防犯罪目的的方略。”形势政策的宽严指向程度,决定着法官是否适用被害人过错情节。例如,近年来北京市推行扩大拘役刑适用,“这项改革推行后,北京市判处拘役刑罚的人数已经翻了4番。”该政策被认为有利于公正地提高诉讼效率,有利于促进被告人改造和回归社会,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在普通刑事案件中扩大拘役刑的适用,给法官认定被害人过错和以及被害人过错实际影响量刑提供了广阔空间。
  4.来自当事人与民意的压力
  当事人压力主要来源于被害人一方。有过错的被害人,有的能够自我反省,有的却胡搅难缠不达目的不罢休。胡搅蛮缠的被害人成为司法机关最头痛的难题。一方面被害人受到犯罪侵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受到天然的保护,另一方面被害人确实存在过错。是满足被害人的无理要求、向被害人妥协,还是坚持司法公正、认定被害人过错,以及如何坚持公正,这是对我国司法的巨大考验。
  民意的压力源于站在被告人或者被害人一方的舆论支持。在张某某故意杀人案(案例8)中,该案发后,张某某所在行政村群众到县委政法委上访,强烈要求对张某某从轻处理。在法院审理期间,上百户村民联名上书,再次强烈要求从轻判处。可见,该案中当事人一方的压力来源于被告人的村民。
  (六)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案件的效果
  从法律效果来看,认定被害人过错,对于公正地判断被告人的责任,增强被告人对刑罚的认可度,具有很好的效果。例如,在赵某故意杀人案(案例22)中,由于在二审判决中正确认定了被害人过错程度以及应当从宽处罚幅度,被告人赵某认可了法院判决。
  从社会效果来看,认定被害人过错,一方面,能够增强社会公众对判决的认可度,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另一方面,能够引导公民的行为。通过判决信息,人们明白:第一,任何人应当克制自己的行为,不得侵犯他人权利,否则将受到法律制裁;第二,任何人应当对自己的不当行为负责,不当行为可能招致实际的损害,同时会受到法律的谴责。
  四、结论与建议
  根据上文的研究,可得出以下结论: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有影响,并且是作为从宽情节提出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被害人过错都能够实际影响被告人的量刑。正确判断被害人过错对被告人量刑的影响,能够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增强案件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对判决的认可度,同时对公民的行为具有指引作用。引导司法机关在被告人量刑中正确判断被害人过错,需要建立被害人过错的评价标准,才能够避免目前轻微刑事案件和严重刑事案件中对被害人过错把握标准不一致的问题。
  被害人过错的判定标准主要包括定性标准和定量衡量两个方面。第一,判断被害人的不当行为是否属于被害人过错。首先需要排除纯粹犯罪学意义的被害人过错,即预防意义的被害人过错,然后确定被害人过错与犯罪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即被害人过错是引发犯罪行为的原因、被害人过错先于犯罪行为发生、犯罪行为针对不当行为本人进行,最后要排除违法犯罪过程中的被害人过错。经过这层筛选,选择出具有刑法意义的被害人过错。第二,对被害人过错进行定量考量,以决定对被害人量刑的从宽幅度。需要考量被害人过错的四个要素,即被害人过错程度、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被告人为避免冲突所做出的努力。在这四个要素中,过错程度越大、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与犯罪人关系越紧密、被告人犯罪行为与被害人过错时间间隔越短、被告人为避免冲突所做出的努力越大,对被告人量刑的从宽幅度越高;反之则对被告人量刑的从宽幅度越小,甚至不予从宽。被害人过错程度作为被害人过错中最重要的因素与其他因素相互作用,具体主要考虑三对关系:被害人过错程度与被害人过错和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时间间隔、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人利益关联程度、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程度。组合中能够体现被告人受到被害人过错刺激程度越高的,对被告人量刑的从宽幅度越大;反之则对被告人量刑的从宽幅度越小,甚至不予从宽。在处理具体案件时,需要综合比较衡量这些要素及其关系,才能最终决定对被告人是否从宽以及从宽的幅度。
  本文建议从以下三个方面建立被害人过错评价体系:
  第一,将被害人过错中的严重过错规定为法定从宽情节。在刑法总则中规定被害人过错中的严重过错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原因在于:被害人过错不仅仅发生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等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中,也可能出现在其他犯罪中,故可以在总则中予以规定。
  第二,将被害人过错中的一般过错作为酌定情节,在量刑指导意见中加以组织和规范,并可以依照现有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的途径继续发挥作用。
  第三,在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判定被害人过错的评价标准。根据上文提出的被害人过错的判定标准,从定性标准和定量衡量两个方面建立被害人过错评价标准。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于某故       │  2012年8月21日15时许,被告人于   │  本案不存在被害人过错。被│
  │意伤害案     │某、于某之妻与被害人吴某因行车问题发 │告人与被害人因行车问题发生争│
  │           │生口角。被告人因不满被害人辱骂其妻, │吵,双方既是加害人又是被害 │
  │           │怒持汽车方向盘锁击打吴某头部数次,致 │人,双方均有不当之处。被害人│
  │           │吴某轻伤。被告人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有 │虽辱骂被告人之妻子,但未有其│
  │           │错在先。法院未予采纳。        │他过激行动,因此不存在被害人│
  │           │                   │过错行为。         │
  ├───────────┼───────────────────┼──────────────┤
  │2.曹某等       │  被告人曹某、田某与被害人彭某均在浙│  本案不存在被害人过错。首│
  │二人故意伤      │江省某市务工。2005年6月,被告人曹某与 │先,被告人曹某纠集人员携带凶│
  │害          │被害人彭某赌博时因琐事发生矛盾,同年7 │器闯进被害人的住处对被害人殴│
  │(致死)案    │月2日中午,被告人曹某纠集田某等三人持 │打,无论被害人是否在被殴打前│
  │           │自来水管、西瓜刀赶至彭某租住处殴打彭某│叫人帮忙,都是被告人先实施犯│
  │           │后逃离现场。彭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罪行为,被害人的行为是对犯罪│
  │           │  曹某二审辩护人提出:被害人与曹某 │行为的正常反抗,因此被害人无│
  │           │发生争执后曾屡次伺机报复曹某,同时曹 │过错。其次,被害人屡次伺机报│
  │           │某进人被害人住处并没有立即殴打被害人,│复曹某没有证据证实,指责被害│
  │           │是被害人叫其妻出去找人帮忙,刺激了曹 │人有过错不能成立,这是证据采│
  │           │某从而引发本案,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有 │信问题。          │
  │           │过错。                │              │
  │           │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屡 │              │
  │           │次伺机报复曹某没有证据证实,指责被害 │              │
  │           │人有过错不能成立。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3.刘某某  │  被告人刘某某(43岁)与被害人张某 │  本案不存在被害人过错。本│
  │故意杀人  │(殁年16岁)几年前曾共同盗窃,但张某 │案系因共同犯罪后分赃不均引 │
  │案   │未获分赃。后张某多次带人向刘某某索要 │发。盗窃团伙间的分赃不受国家│
  │      │赃款,数次拿走刘某某钱物,并威胁刘某 │法律保护,无法可依。张某索要│
  │      │某不给钱就将其杀害。为摆脱纠缠,刘某 │赃物的行为,系因为其先前的共│
  │      │某于2007年4月某晚将张某带回自己在西  │同盗窃行为而具有违法性,不能│
  │      │安市某区住处,将其杀害。刘某某在一、 │构成被害人过错。      │
  │      │二审辩称,被害人对案件的引发具有过错,│              │
  │      │其非蓄意谋杀。二审中刘某辩护人提出刘 │              │
  │      │某系激愤杀人。法院均未采纳被害人过错 │              │
  │      │事由。                │              │
  ├──────┼───────────────────┼──────────────┤
  │4.官某某  │  被告人官某某(男,25岁)与被害人 │  本案不存在被害人过错。本│
  │故意杀人  │张某于2003年5月份确立恋爱关系。后张  │案中被害人提出终止恋爱关系,│
  │案   │某多次向官某某提出分手,官均反对。  │是被害人的合法权利和自由,他│
  │      │2003年11月16日凌晨2时许,张某再次   │人不得干涉。        │
  │      │提出分手,官某某气愤之下使用捂口鼻和 │              │
  │      │双手掐脖子的方法,致张某窒息死亡。后 │              │
  │      │被告人官某某自首。被告人辩护人提出: │              │
  │      │本案因恋爱纠纷引发,被害人对本案的发 │              │
  │      │生存在一定的过错。一、二审法院均未采 │              │
  │      │纳被害人过错意见。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5.李某某    │  被告人李某某(20岁)与被害人李某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故意伤害    │系同胞兄弟。1998年2月1日晚10时许,   │析。(1)被害人过错程度系一般 │
  │(致死)    │李某在同村村民家中酒后与人发生口角后  │过错。(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 │
  │案     │被人打一拳,遂回家叫来李某某帮忙打架。 │象是同村村民,与被告人属于一 │
  │        │李某某到现场后发现系李某之过错,便斥  │个利益共同体,属于被告人亲属 │
  │        │责李某:“都是你的错,你还不赶快回家。”│关系以外的密切生活圈,是密切 │
  │        │此时李某醉酒,仍与人争吵。李某某便将  │关系人以外人。(3)被告人犯罪 │
  │        │手中原准备打架的砖头向李某扔去,打在  │行为系当场发生。(4)被告人在 │
  │        │李某头上。之后,李某某即搀扶李某回家。 │实施犯罪行为前曾对被害人劝  │
  │        │次日7时许李某死于家中。         │阻、斥责,但被害人不听劝说, │
  │        │  被告人所属村民委员会向司法机关反  │被告人激愤之下实施犯罪行为。 │
  │        │映:李某某过去表现良好;其家中只有弱  │(5)从被害人过错程度与犯罪程 │
  │        │智母亲和一个正在读书的未成年弟弟,生  │度关系来看,被害人与人无理争 │
  │        │活确有困难,建议对李某某从宽处罚。   │吵,系违反社会道德的一般过  │
  │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人民法院依  │错,被害人采用扔砖头的方法予 │
  │        │照刑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被  │以制止并造成被害人死亡后果, │
  │        │告人李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  │犯罪行为程度重于被害人过错程 │
  │        │三年,缓刑五年。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 │度。             │
  │        │本案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李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某某是在劝阻被害人停止酒后滋事而遭被  │看。一审法院未认定被害人过  │
  │        │害人拒绝的情况下作案,结合本案其他情  │错,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时认 │
  │        │节裁定核准一审刑事判决。        │定被害人过错。本案处理的社会 │
  │        │                    │效果是对被告人判处缓刑的重要 │
  │        │                    │原因之一。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6.卢某某 │  2002年12月24日凌晨3时许,被害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故意伤害 │人吴某(男,41岁)携带工具挖墙进人被│析。(1)被害人虽着手实施盗窃 │
  │(致死) │告人卢某某的住所准备行窃,被听到挖墙│行为,但盗窃未遂,系一般过  │
  │案  │声在厨房守候的卢某某抓获。后卢某某及│错。(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象 │
  │     │妻儿用扁担、锅铲及拳脚对吴某进行殴打│是被告人。(3)被告人的犯罪行 │
  │     │及捆绑,随后打电话向公安机关报警并通│为系抓到被害人后与其交涉过程 │
  │     │知部分村民。后以卢某某为主,伙同部分│中实施的,属于当场实施。(4) │
  │     │村民用拳脚、扇板等对吴某实施殴打,并│被告人一方在抓获被害人后,应 │
  │     │有人往其身上泼了一盆冷水。后吴某已经│当及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但是 │
  │     │不能走路,卢某某等人等待公安出警。当│被告人一方多人殴打被害人致  │
  │     │日上午9时许,民警赶到现场,下午1时 │死,体现了被告人一方严重的人 │
  │     │30分许,吴某被送往医院治疗后抢救无效│身危险性。虽然本案中被告人抓 │
  │     │死亡。经鉴定,吴某系被他人用钝器反复│获被害人后已经报警,存在民警 │
  │     │打击软组织,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及冻伤│出警不及时的问题,但是这并不 │
  │     │后继发急性肾衰竭,因全身多器官衰竭而│能减轻被告人一方殴打被害人的 │
  │     │死亡。               │责任。(5)被害人过错程度系一 │
  │     │  湖北省通城县人民法院认定卢某某犯│般过错,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系被 │
  │     │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审法│害人不当行为后当场发生,因此 │
  │     │院裁定维持原判。          │对被告人的可谴责性一般,对被 │
  │     │  因卢某某申诉及部分村民及村委会要│告人量刑从宽幅度一般。(6)实 │
  │     │求宣告卢某某无罪,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施违反法律的盗窃行为(盗窃未 │
  │     │再审并认定:吴某死亡的原因是多因素所│遂)系侵犯财产权利,被告人一 │
  │     │致,且被害人自身存在过错,当地公安派│方多人对被害人持续殴打致死, │
  │     │出所也存在接报未及时出警问题,故可对│可见被告人犯罪程度严重于被害 │
  │     │卢某某在法定刑以下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人过错程度。         │
  │     │依法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存在│看,法院认定被害人存在过错, │
  │     │的被害人致死的其他因素,不影响对卢某│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本案一 │
  │     │某的定罪量刑。原判考虑到被害人的过错│波三折,被告人家属、部分村民 │
  │     │行为和致其死亡的其他因素,在法定刑最│和村委会的民意请求是本案再审 │
  │     │低点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并改判的重要因素,但是最高人 │
  │     │                  │民法院最终未核准法定刑以下量 │
  │     │                  │刑。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7.贾某故   │  被告人贾某(女,23岁)婚后常无故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杀人案 │受到其丈夫高某(被害人)的殴打、虐待。│析。(1)本案两个被害人均存在 │
  │       │2000年10月17日凌晨2时许,贾某在自   │严重过错。被害人高某婚后长期 │
  │       │家开的店内歇宿时,高某带女青年陈某  │殴打虐待被告人贾某,案发时被 │
  │       │(被害人)来到店中,要求贾某到别处去 │害人二人当着被告人的面在被告 │
  │       │睡,为此夫妻二人发生激烈争吵。后贾某 │人家中同居。(2)被害人过错的 │
  │       │被迫躺在外屋沙发上休息。当贾某进里屋 │指向对象是被告人。(3)犯罪行 │
  │       │取棉被时,见高与陈二人一起睡在炕上, │为系当场发生。(4)被告人贾某 │
  │       │遂持菜刀在高某的头颈部连砍数刀,致高 │在本人人身权利、配偶权受到侵 │
  │       │某当即死亡。陈某见状起身与贾某夺刀, │害时未采取其他合理、合法手段 │
  │       │贾某又持刀向陈某的头部等连砍数刀,致 │处理,而直接持刀杀人,体现被 │
  │       │陈死亡。贾某焚尸灭迹。        │告人严重的人身危险性、社会危 │
  │       │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 │害性。(5)被害人二人侵犯被告 │
  │       │院认为:被告人贾某因与其夫高某有矛盾,│人的人身、民主权利,均属于严 │
  │       │用菜刀砍死高某,又将高某带回家中的陈 │重过错行为,被告人实施故意杀 │
  │       │某砍死,并焚尸灭迹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 │人的犯罪行为,被告人犯罪程度 │
  │       │人罪,且手段十分残忍、后果特别严重, │与被害人二人过错程度相当。  │
  │       │判决被告人贾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看,该案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对 │
  │       │  被告人贾某上诉,其辩护人提出:在 │被害人过错认定不一致,导致判 │
  │       │本案起因上被害人高某、陈某有严重过错,│决有所不同。是否考虑“高某当 │
  │       │贾某系激愤杀人,应从轻处罚。     │着被告人的面公然带陈某回家同 │
  │       │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 │居”这一情节是认定有无被害人 │
  │       │为:上诉人贾某经常遭受其夫高某的殴打、│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大小的关键。 │
  │       │虐待,以及案发时高某当着上诉人的面公 │一审法院认定高某与贾某“有矛 │
  │       │然将女青年陈某带回家中不法同居,二被 │盾”,陈某对贾某无过错,判决 │
  │       │害人在本案起因上均有明显过错的因素, │贾某死刑。二审法院认定被害二 │
  │       │对上诉人贾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改 │人都具有明显过错,判处被告人 │
  │       │判贾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 │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本案中高某 │
  │       │终身。                │与陈某的行为具有挑衅性、侮辱 │
  │       │                   │性,严重刺激了被告人,进而引 │
  │       │                   │发犯罪行为。二审法院判决适  │
  │       │                   │当。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8.张某某 │  被告人张某某(54岁)之子张某(34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故意杀人 │岁,被害人)不务正业,偷盗成习,为人 │析。(1)被害人张某平日危害社 │
  │案  │动辄拼命,危害社会,群众对其恨之入骨。│会;案发时被害人持刀逼母、砍 │
  │     │其经常向父母索要钱财,对父母、妻子非 │母、劫掠财物,致其母赤裸下身 │
  │     │打即骂,甚至持刀砍父母,父母被逼无奈 │抱住他人求救,系严重过错。  │
  │     │不敢在家居住。2002年,其妻师某提出离 │(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象是被 │
  │     │婚,张某不同意并常到岳父母家滋事,曾 │告人、被告人近亲属及社会。  │
  │     │放火烧其岳父房子。张某的长子随被告人 │(3)被告人犯罪行为系在发现被 │
  │     │张某某夫妇生活。2003年1月14日23时   │害人过错行为后当场发生。(4) │
  │     │许,张某酒后持刀闯人其母的卧室索取钱 │被害人侵犯人身财产权利,被告 │
  │     │财,并嫌给30元太少,欲砍其母,其母吓 │人实施杀人行为,过错程度与犯 │
  │     │得没穿衣服跑到门外抱他人求救。张某某 │罪程度相当。(5)被害人长期的 │
  │     │气愤之极,在门口顺手掂把抓钩赶到西屋 │危害社会行为无法受到规制,当 │
  │     │朝准备睡觉的张某头部猛击致死,并连夜 │被害人再次实施违反法律法规行 │
  │     │将张某掩埋。案发后,群众上访,强烈要 │为时,被告人处于义愤将其子打 │
  │     │求对张某某从轻处理。         │死,体现其较低的社会危害性和 │
  │     │  河南省沈丘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有 │人身危险性。         │
  │     │重大过错,张某某故意杀人属情节较轻, │  其次,从被害人过错影响量 │
  │     │判决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刑的途径看,被害人过错是认定 │
  │     │                   │被告人张某某故意杀人情节较轻 │
  │     │                   │的重要依据,被害人过错实际起 │
  │     │                   │到减轻刑罚的作用。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9.郑某故   │  2000年4月28日,被告人郑某(女,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及 │
  │意杀人案 │28岁)之父在河北霸州市中心市场与被害  │其关联关系进行分析。(1)被告 │
  │       │人王某之夫勇某因摊位占用问题发生争吵, │人母亲倒地并未受到轻微伤以上 │
  │       │经他人调解,勇某让出所占位置。但被害  │伤害,应为一般过错,但是法院 │
  │       │人王某、勇某与被告人郑某继续发生争执, │认为系“负有过错”,未判断被 │
  │       │并推拉郑家摆摊所用冰柜,致郑某之母刘  │害人过错程度。(2)被害人过错 │
  │       │某倒地。郑某见状遂抄起王某摊位上的水  │的指向对象是被告人及其近亲属 │
  │       │果刀,刺王某背部一刀,致王大出血死亡。 │(3)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系当场发 │
  │       │勇某见状上前夺刀,被郑某刺成轻伤。   │生。(4)被告人见其母亲倒地  │
  │       │  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  │后,未采取合理合法手段解决问 │
  │       │人郑某犯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判处  │题,而立即使用水果刀伤害被害 │
  │       │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人,反映出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 │
  │       │  郑某提出上诉,检察院以量刑畸轻为  │和社会危险性。(5)被害人对被 │
  │       │由提起抗诉。二审法院及最高人民法院均  │告人母亲实施人身侵害,但是未 │
  │       │维持一审判决。             │造成轻微伤以上结果,被告人持 │
  │       │                    │刀杀一人并轻伤一人,被告人的 │
  │       │                    │犯罪程度高于被害人过错程度。 │
  │       │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看:│
  │       │                    │法院认可被害人过错,故对被告 │
  │       │                    │人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
  ├───────┼────────────────────┼───────────────┤
  │10.张某故  │  1997年3月8日,被告人张某(男,   │  从法院处理结果来看,二审 │
  │意杀人案 │40岁)之父与杨某结婚。次日,被害人王  │法院查明事实,对于被害人过错 │
  │       │某前往张家向张某之父索要婚姻介绍费,  │方面的证据更加完备,有利于认 │
  │       │因张某之父的婚姻并非王某介绍,故双方  │定被害人过错。        │
  │       │发生抓打。抓打中,王某从地上捡起一块  │               │
  │       │砖头将张某之父的头部击伤出血。被告人  │               │
  │       │张某闻讯赶到见父亲受伤,便持一根木棒  │               │
  │       │追打王某,致王某严重颅脑损伤而当场死  │               │
  │       │亡。                  │               │
  │       │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未认  │               │
  │       │定“张某之父的婚姻并非王某介绍”的事  │               │
  │       │实,未认定被害人过错,判决被告人张某  │               │
  │       │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  │               │
  │       │终身。检察院、被告人张某均以被害人有  │               │
  │       │过错为由提出抗诉和上诉。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0.张某故   │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本案被害人 │               │
  │意杀人案    │无理索要婚姻介绍费并将张某之父张某某 │               │
  │        │打伤,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过错,判处张 │               │
  │        │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 │               │
  │        │身。                 │               │
  ├────────┼───────────────────┼───────────────┤
  │11.刘某故   │  被告人刘某(男,35岁)和被害人马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杀人案  │某同在湖北某农贸市场相邻摊位卖肉。  │析。(1)被害人与被告人发生纠 │
  │        │1997年10月22日上午11时许,二人之   │纷后,拒绝政府机关的调解,纠 │
  │        │妻因争夺客人而发生厮打,二人均受轻微 │缠被害人,激化矛盾,系一般过 │
  │        │伤。马某夫妇拒绝市场治安管理人员“各 │错。(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象 │
  │        │自看各自的伤,最后凭法医鉴定结果再行 │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3)被告 │
  │        │处理”的调解,在事发当日和次日多次强 │人犯罪行为系在当场实施。(4) │
  │        │迫被告人刘某拿出360元钱为马某之妻徐  │被告人在矛盾发生后,曾找过多 │
  │        │某看病,并殴打刘某夫妇。被告人刘某在 │个部门要求依法解决,但是被害 │
  │        │矛盾发生后,多次找市场治安科和市公安 │人仍旧无理纠缠并无人对其制  │
  │        │巡警大队等要求组织解决,并请组织对自 │约,致使被告人与被害人矛盾加 │
  │        │己给予保护。被害人马某以刘某要向其妻 │深,最后采用犯罪手段解决,可 │
  │        │赔礼道歉、承认错误为条件要求刘某私了 │以看出被告人的行为系忍无可忍 │
  │        │被拒绝后,威胁说:“黑道白道都不怕,不│而为之。(5)被害人过错程度系 │
  │        │给我媳妇看好病绝不罢休!”11月24日下 │一般过错,被告人用剥夺他人生 │
  │        │午3时许,刘某被迫雇车同马某一起到医  │命的犯罪手段报复被害人,其犯 │
  │        │院给徐某拍片检查,结果无异常。马某仍 │罪程度强于被害人过错程度。  │
  │        │继续纠缠,刘某十分恼怒,掏出随身携带 │               │
  │        │的剔骨刀朝马某、徐某连刺数刀,然后持 │               │
  │        │刀自杀未遂,被群众当场抓获。马某死亡,│               │
  │        │徐某的损伤属重伤。          │               │
  │        │  湖北省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害 │               │
  │        │人对案件的发生和矛盾的激化有一定过错,│               │
  │        │判决被告人刘某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
  │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1.刘某故│  被告人刘某上诉称:被害一方并非一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看。 │
  │意杀人案 │定过错,而是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马某 │(1)该案一、二审法院均认定被 │
  │     │无理要求拿10万、8万为徐某整容,是行  │害人存在过错,但是判决结果却 │
  │     │凶的直接原因。被告人系在事情发生后曾 │截然不同。一审法院强调被害人 │
  │     │找过多个部门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犯罪, │过错情节,对被害人判处死缓; │
  │     │要求从轻处罚。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刘某 │二审法院否认了“徐某拍片检查 │
  │     │在公共场所预谋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 │后无异常时马某仍提出无理要  │
  │     │重,社会影响极坏,依法应当判处其死刑 │求”这一情节,强调被告人手段 │
  │     │立即执行为由,提出抗诉。       │残忍,后果特别严重,改判被告 │
  │     │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徐某拍片│人死刑立即执行。可见对于同样 │
  │     │检查后无异常时马某仍提出无理要求”这 │的一个过错情节,作出两种裁判 │
  │     │一情节,只有被告人刘某一人供述,没有 │似乎都说得过去,但是如果法院 │
  │     │其他证据能够印证,不能成立。该案被害 │详细考察被害人过错要素例如被 │
  │     │一方虽有一定过错,但被告人刘某用剥夺 │告人为解决纠纷而做出的努力等 │
  │     │他人生命的犯罪手段报复被害人在民事纠 │因素,则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判  │
  │     │纷中的过错,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 │决。这个案例也反映出对被害人 │
  │     │特别严重,应判处上诉人刘某死刑,剥夺 │过错评价体系和标准缺失的问  │
  │     │政治权利终身。            │题。(2)徐某检查到底有无异  │
  │     │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定本案的起因 │常,是证据问题。公安机关并未 │
  │     │及矛盾发展上被害人一方有一定过错的具 │调取徐某诊断证明等书证,造成 │
  │     │体情节,判决被告人刘某犯故意杀人罪, │该事实不清。         │
  │     │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 │               │
  │     │终身。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2.王某故 │  2008年初,被告人王某听说宗某(67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伤害(致 │岁)常趁其外出打工时,纠缠其智力低下 │析。(1)被害人过错程度为严重  │
  │死)案 │的妻子发生性关系,已经引起村民非议。 │过错。本案判决法官在陈述被害  │
  │      │为此,王某打过其妻,也曾让宗某的大女 │人过错时特别提到了“……不正  │
  │      │儿管管宗某。2008年9月18日21时许,   │当男女关系,已经引起村民非   │
  │      │王某回家时又看到宗某溜进其院内,于是,│议”,体现了过错行为的严重性和 │
  │      │王某用一根撅柄击打宗全身,直至宗某告 │对被告人的刺激性。(2)被害人  │
  │      │饶称不再来王家。后王某停手并通知宗某 │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及其妻  │
  │      │的家人将宗某运回家中。当晚,宗某因伤 │子的利益。他人故意与婚姻关系  │
  │      │在家中死亡。王某自首,并赔偿被害人家 │中一方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则  │
  │      │属经济损失。             │侵犯了婚姻另一方的利益。(3)  │
  │      │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害 │犯罪行为系当场发生。(4)被告  │
  │      │人宗某生前曾与被告人王某智力低下的妻 │人对被害人的过错行为已经通过  │
  │      │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已经引起村民非议,│多种手段进行制止但是均无效,  │
  │      │在被告人王某多方制止的前提下,被害人 │最后才采取故意伤害的方式。(5) │
  │      │宗某又夜间潜入王某院中,引发本案,对 │被害人侵犯被告人民主权利、被  │
  │      │案件发生具有严重过错,应当对被告人王 │告人近亲属的人身权利,被告人  │
  │      │某从轻处罚,可不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 │侵犯被害人的人身权利,虽然造  │
  │      │判决被告人王某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 │成被害人死亡后果但并非被告人  │
  │      │期徒刑十年。             │所追求的,因此犯罪程度与被害  │
  │      │                   │人过错程度基本相当。      │
  │      │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                   │看。法院在评价被害人过错时综  │
  │      │                   │合考虑了被害人过错各要素,得  │
  │      │                   │出对被告人王某从轻处罚的结   │
  │      │                   │论。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3.常某等 │  被告人常某、张某均系天津某公司员 │  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析。  │
  │二人故意伤 │工。2010年3月18日4时许,被告人张   │(1)被害人虽然实施盗窃行为, │
  │害(致死) │某与同事抓住了偷拿该公司超市内食品  │但是盗窃财物价值极微,故过错 │
  │案   │(一盒崩豆)的被害人(男,身份不详),│程度为一般过错。(2)被害人过 │
  │      │后将其带至公司会议室。因被害人不承认 │错行为指向被告人工作单位,属 │
  │      │盗窃行为,被告人常某、张某伙同同事  │于被告人的利益共同体,属于被 │
  │      │(均另案处理)等六人采取踢、踹、踩等方│告人密切利益关系人以外的人。 │
  │      │式对被害人的全身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 │(3)被告人在抓获盗窃者并与其 │
  │      │死亡。后常某、张某自首。       │交涉过程中实施的犯罪行为,系 │
  │      │  公诉机关及常某的辩护人均提出被害 │当场实施。(4)被告人在抓获涉 │
  │      │人存在过错,应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 │嫌盗窃者后,应当及时移交公安 │
  │      │意见。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被害人 │机关处理,但是被告人一方私设 │
  │      │在本案起因上存在一定过错,故可对常某、│公堂将被害人殴打致死,体现了 │
  │      │张某酌予从轻处罚。判处被告人常某有期 │被告人严重的人身危险性、社会 │
  │      │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被告人 │危害性。(5)被害人实施违反法 │
  │      │张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律的盗窃行为,系侵犯财产权  │
  │      │                   │利,且盗窃财物轻微,但是被告 │
  │      │                   │人一方六人对被害人持续殴打致 │
  │      │                   │被害人死亡,可见被告人犯罪程 │
  │      │                   │度严重于被害人过错程度。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4.王某某 │  2003年~2004年,被告人王某某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故意杀人  │(男,28)在宁夏某公司工地打工期间与工  │析。(1)被害人打被告人一耳  │
  │案   │友被害人吴某、苏某在工作中产生矛盾,  │光,但并未造成轻微伤以上伤  │
  │      │曾被吴某打骂。             │害,过错程度为一般过错。(2) │
  │      │  2005年5月11日白天,王某某提出    │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告  │
  │      │要辞工返乡,并经当地人事劳动保障局调  │人。(3)被告人犯罪行为系当场 │
  │      │解,与工地施工队长吴某某达成工资支付  │发生。(4)被告人受到人身侵害 │
  │      │协议。吴某某当即给王某某50元生活费,  │后,未采取其他合理合法手段处 │
  │      │王嫌少拒收。当晚22时30分许,被告人   │理,直接持刀杀人,体现被告人 │
  │      │王某某随身携带1452元现金和其弟到吴某  │严重的人身危险性、社会危害  │
  │      │某住处,向吴某某索要生活费,双方发生  │性。(5)被害人过错程度为一般 │
  │      │争吵。吴某某打电话叫工友吴某(被害人) │过错,系侵犯被告人人身权利, │
  │      │过来劝走王某兄弟,吴某的岳父苏某某   │被告人故意杀人,被告人犯罪行 │
  │      │(被害人)、妻兄苏某(被害人)、妻子苏某│为严重程度高于被害人过错程  │
  │      │兰(被害人)知晓后一同赶来。王某某与  │度。(6)在判断多个被害人案件 │
  │      │苏某因往日工作矛盾发生争吵。苏某某上  │中被害人过错时,应当区分每个 │
  │      │前责问并打了王某某一耳光,双方遂发生  │被害人个体是否存在被害人过  │
  │      │厮打。王某某掏出水果刀先后将苏某、苏  │错,不应将被害人中部分人的过 │
  │      │某某、吴某、苏某兰捅倒在地,将吴某某  │错行为笼统归结为被害方的过  │
  │      │妻子汤某捅成重伤。王某某持刀追赶吴某  │错。本案中被害人苏某、苏某  │
  │      │某未果后,返回现场再次对倒地的苏某四  │兰、汤某未对被告人实施不当行 │
  │      │人连捅数刀,致该四人当场死亡。五名被  │为,无过错。         │
  │      │害人共被捅刺48刀。王某某逃离现场后于  │               │
  │      │当日夜自首。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4.王某某  │  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故意杀人案  │及二审法院均判处被告人死刑,剥夺政治权 │看,虽然本案具有被害人过错情 │
  │       │利终身。其中,一审法院未认定被害人过错。│节及自首情节,但是由于被告人 │
  │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虽然发生在王某某向吴 │罪行特别严重恶劣,故不对其从 │
  │       │某某索要生活费的过程中,但王某某既已投 │轻处罚。           │
  │       │诉,并与公司达成协议,理应按照协议解决 │  再次,从证据角度来看,本 │
  │       │问题,且并非生活无着。王某某与苏某、吴 │案中在证明被害人过错方面调取 │
  │       │某均系打工者,是因平时积怨发生争吵,苏 │了充分的证据,有利于认定被害 │
  │       │某某先动手打人,直接引发此案。王某某辩 │人过错情节。一是被告人王某的 │
  │       │护人提出“王某某是在讨要工钱无结果,被 │工资支付及索取情况,可以认定 │
  │       │逼无奈的情况下激愤杀人”与事实不符,不 │被害人一方在被告人王某某的工 │
  │       │予采信。被害人吴某在打工时曾打骂过王某 │资支付情况上不存在过错。二是 │
  │       │某,苏某某在案发当晚的争吵中先动手打王 │被害人吴某曾打骂被告人、被害 │
  │       │某某一耳光,被害方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 │人苏某某案发时在争吵中先动手 │
  │       │错。但是王某某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情节特 │打被告人,被害二人行为激化矛 │
  │       │别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虽具有可以从 │盾引发犯罪行为。       │
  │       │轻处罚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故裁定驳 │               │
  │       │回上诉,维持原判。           │               │
  ├───────┼────────────────────┼───────────────┤
  │15.刘某故  │  被告人刘某(女,33岁)2000年与被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杀人案 │害人张某结婚。张某好逸恶劳,酗酒后常  │析。(1)被害人长期家庭暴力, │
  │       │打骂刘某。刘某曾多次提出离婚,遭张某  │过错程度为严重过错。(2)被害 │
  │       │反对并以报复刘某及其娘家相威胁。2006  │人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  │
  │       │年7月26日23时许,张某酒后来到刘某    │(3)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系在被害 │
  │       │打工的客栈,无端责骂刘某有外遇,对刘  │人过错行为发生后延后实施的。 │
  │       │某殴打,用汽油淋她全身欲点火烧客栈,  │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经过一段时 │
  │       │未遂。刘某报警后,民警赶赴现场调处平  │间的思考,体现被告杀人犯意的 │
  │       │息,张某酒醒后离开。次日16时许,张某  │坚决性。(4)被告人刘某在逃离 │
  │       │再次酗酒后回到父母住处,见刘某正在卧  │张某无望的情况下实施杀害行  │
  │       │室睡觉,张某即反锁了房门,打骂刘某并  │为,系属于走投无路。(5)被害 │
  │       │扬言要烧掉房子,把刘某从三楼丢下去。  │人严重侵犯被告人人身权利,被 │
  │       │张某打骂后熟睡在床。刘某怨恨绝望,产  │告人刘某采取杀人方式,被告人 │
  │       │生了杀死张某之念。她用放在床边桌上的  │犯罪程度与被害人过错程度基本 │
  │       │充电器电线勒住张某的脖子致张当场死亡。 │相当。            │
  │       │当日17时许刘某主动自首。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5.刘某故│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刘│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意杀人案 │某系因遭受家庭暴力而犯罪,被害人张某│看。被害人过错与被害人家属从 │
  │     │在本案起因上有重大过错,故可对刘某酌│轻处罚被告人的请求对案件从轻 │
  │     │情从轻处罚,故判处被告人刘某有期徒刑│判决起到决定性作用。     │
  │     │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  再次,在被害人过错通过影 │
  │     │  被告人刘某上诉。刘某辩护人提出:│响自首情节(法定从宽情节)来 │
  │     │刘某是在遭受家庭暴力,自身和家人的人│减轻处罚的途径中,自首情节的 │
  │     │身安全受到威胁情况下采取的过激行为,│减轻幅度应当是多少。根据《人 │
  │     │且有自首情节,其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
  │     │均较低,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害人之│自首情节减轻幅度最高为40%。 │
  │     │双亲亦请求对刘某从轻处罚。     │那么假定本案确定基准刑为十  │
  │     │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可一审判决事│年,减轻后为六年。再减三年则 │
  │     │实,并鉴于二审期间,被害人之父母主动│于法无据,因为被害人过错情节 │
  │     │要求从轻处罚刘某以及子女抚养等社会问│已经在自首情节中适用不能再据 │
  │     │题,改判刘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此从轻,而根据被害人家属请求 │
  │     │该判决未依据刑法六十三条第二款。  │从轻处罚的要求减掉三年则有民 │
  │     │                  │意审判之嫌。因此本研究认为如 │
  │     │                  │果将被害人过错单独评价,再单 │
  │     │                  │独评价自首情节,判处被告人三 │
  │     │                  │年的刑期更加有理有据。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6.阎某等│  被告人阎某(男,47岁)与被告人黄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二人故意杀│某(女,34岁)系夫妻关系。被害人阎某 │析。(1)被害人过错程度属于严  │
  │人案 │某因强奸黄某、故意伤害阎某被, 判处有期 │重过错,法院判决书中使用“极  │
  │     │徒刑十年,出狱后向被告人阎某及其亲属 │大过错”一词。(2)被害人过错  │
  │     │无理勒索钱财,多次拦截、威胁被告人黄 │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及其近亲   │
  │     │某。阎某之兄被迫向阎某某支付现金1900 │属。(3)犯罪行为是当场实施。  │
  │     │元后,阎某某不肯罢休,阎某下跪求饶亦 │(4)本案中被告人已经委曲求   │
  │     │无济于事,并扬言不给钱就杀其全家,致 │全,但是无济于事,实施杀人行  │
  │     │使被告人阎某一家不敢在家居住。2000年 │为实属迫不得已。本研究认为,  │
  │     │1月12日凌晨6时许,阎某某来到阎某夫  │法院认定被告人激愤杀人,是对  │
  │     │妇临时住所威胁、索要钱财,阎某与黄某 │犯罪行为被动性的考虑。(5)被  │
  │     │用事先准备好的粪叉、杀猪刀等工具将被 │害人被法院判刑出狱后变本加厉  │
  │     │害人阎某某杀死。二被告人作案后即投案 │地侵犯被告人人身、财产权利,  │
  │     │自首。                │被告人犯罪程度与被害人过错程  │
  │     │  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 │度相当。            │
  │     │害人阎某某有极大过错,二被告人之行为 │  其次,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  │
  │     │属激愤杀人,且系自首,应予从轻、减轻 │的途径是:确定法定刑幅度后,  │
  │     │处罚。判处被告人阎某有期徒刑六年;被 │被害人过错调节法定从宽情节适  │
  │     │告人黄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用。《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   │
  │     │                   │(试行)》规定自首情节减轻幅度 │
  │     │                   │最高为40%。本案情况确定基   │
  │     │                   │准刑为十年,减轻后为六年,该  │
  │     │                   │判决量刑适当。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7.田某等│  2005年8月3日23时许,被告人胡   │  本案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  │
  │二人故意伤│某(卖淫女)与两被害人在某出租屋内嫖 │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卖淫嫖娼行为  │
  │害(致死)│宿后因嫖资问题发生争吵。胡某即叫被告 │系违法活动,在违法活动中双方  │
  │案  │人田某等人帮忙。被告人田某等三人即手 │约定的内容不受法律保护,被害  │
  │     │持木棍、西瓜刀对被害二人进行殴打,致 │人一方无过错。         │
  │     │使被害人一人死亡一人受轻伤。     │                │
  │     │  被告人田某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没有按 │                │
  │     │事先约定支付嫖资,被害人有过错在先。 │                │
  │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 │                │
  │     │告人田某、胡某与被害人的卖淫嫖娼活动 │                │
  │     │是非法的,其约定的内容并不受法律的保 │                │
  │     │护,被告人田某、胡某出于泄愤而故意伤 │                │
  │     │害被害人,被害人一方并无明显的过错, │                │
  │     │判处被告人田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 │                │
  │     │终身;被告人胡某有期徒刑十二年。   │                │
  ├─────┼───────────────────┼────────────────┤
  │18.江某故│  2004年10月26日19时许,江卫某   │  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析。(1) │
  │意伤害(致│(已判刑)在汤阴县甜水井街被康艳某、王│被害人的过错程度系一般过错。  │
  │死)案│艳某等人殴打,江卫某逃脱后找被告人江 │(2)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为被告人 │
  │     │某(男,18岁)等人帮忙。21时许,被告 │的朋友,系犯罪人及其近亲属以外 │
  │     │人江某、江卫某等人在汤阴县人民路与对 │的人。其与被告人系一般同村朋  │
  │     │方相遇,江某等人持刀、木板等凶器对被 │友,没有亲密、密切关系,被害人 │
  │     │害人进行殴打,被告人江某持匕首将康艳 │过错侵害与被告人利益关系并不紧 │
  │     │某刺亡,王艳某受轻微伤。       │密,被告人帮助江卫某出于年轻人 │
  │     │  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在案件前因上有过 │间的哥们义气。(3)本案中被告人 │
  │     │错。                 │的伤害行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之后 │
  │     │  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 │两个小时,系延后发生的。(4)被 │
  │     │案由被害方无端殴打江卫某引起,被害方 │告人在被害人过错行为发生后两个 │
  │     │对本案的发生具有一定过错,判处被告人 │小时内,完全可以用合理合法的方 │
  │     │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式去弥补他之前所受的伤害,但是 │
  │     │                   │江某等人却应江卫某之纠集共同实 │
  │     │                   │施新的伤害行为,可见被告人江某 │
  │     │                   │逞强报复心态严重。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18.江某故 │                   │(5)被害人的侵害行为是对江卫 │
  │意伤害(致 │                   │某进行殴打(跺了几脚),被告 │
  │死)案   │                   │人的侵害行为是持匕首等凶器对 │
  │      │                   │被害人进行殴打并致一人死亡一 │
  │      │                   │人受轻微伤,可见被告人犯罪程 │
  │      │                   │度远远大于被害人过错程度。综 │
  │      │                   │合以上因素分析,本研究认为被 │
  │      │                   │害人过错情节不应影响被告人的 │
  │      │                   │量刑。            │
  ├──────┼───────────────────┼───────────────┤
  │19.张某故 │  2011年8月16日零时许,被害人杨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伤害案│某在某居民楼下强制猥亵被告人张某(男,│析。(1)被害人犯强制猥亵妇女 │
  │      │54岁)之女张某某(杨某因此事被判强制 │罪,其过错程度为严重过错。  │
  │      │猥亵妇女罪)。被告人张某听到呼救后赶到│(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 │
  │      │现场并追赶杨某。后数名路人将杨某抓获。│告人的女儿。(3)被告人的犯罪 │
  │      │张某气愤之下用拳头击打杨某面部,致杨 │行为发生在追击抓获强制猥亵者 │
  │      │某受轻伤。              │过程中,系当场发生。(4)被害 │
  │      │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张某 │人侵犯张某某的人身权利,被告 │
  │      │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人采用拳头击打的方式侵犯被害 │
  │      │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判处被告人拘役五个 │人人身权利,二者严重程度相  │
  │      │月,缓刑五个月。           │当。             │
  │      │  判决书中未认定被害人过错。经作者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与法官沟通,法官表示在量刑中确实考虑 │看,被害人过错导致被告人从轻 │
  │      │了被害人有过错,并因此对被告人判处拘 │处罚。但是法院未将被害人过错 │
  │      │役缓刑。               │情节写人判决书中,使该情节成 │
  │      │                   │为影响量刑的“神秘因素”。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0.闫某故│  2008年1月7日23时许,钟某(被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伤害(致│害人)伙同他人在临近村偷盗耕牛时被该 │析。(1)被害人盗窃村民耕牛, │
  │死)案│村村民发现。被告人闫某(男,50岁)在 │耕牛是农村家庭依靠其生产生活 │
  │     │追撵、堵截钟某时,持柴麦刀夯击钟某右 │的重要财产之一,被害人过错程 │
  │     │侧肋部,致使钟某跌人水沟内。闫某又与 │度属于严重过错。(2)被害人过 │
  │     │村民持砖块砸击钟某,致使钟某死于沟内。│错行为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同村 │
  │     │  检察院提出本案被害人是在实施盗窃 │村民,系犯罪人利益共同体。  │
  │     │过程中被人发现,被告人出于义愤对被害 │(3)被告人发现被害人盗窃后对 │
  │     │人实施伤害行为,可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 │其持续追击,犯罪行为系当场发 │
  │     │罚。                 │生。(4)被害人实施盗窃行为系 │
  │     │  河南省新蔡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闫 │侵犯财产权利,被告人侵犯被害 │
  │     │某虽然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但被害 │人的人身权利,可见,被告人犯 │
  │     │人是盗窃他人财物时被发现、并在逃跑过 │罪程度严重于被害人过错程度。 │
  │     │程中被闫某打伤的,有重大过错,其死亡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来看。 │
  │     │也是多种原因造成的,故根据刑法六十三 │法院认为被害人有重大过错,故 │
  │     │条第二款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判处被告人 │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判处被 │
  │     │闫某有期徒刑五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 │告人有期徒刑五年,并经过最高 │
  │     │准该判决。              │人民法院复核。该案例与案例6  │
  │     │                   │卢某某故意伤害案类似,但是被 │
  │     │                   │害人过错因素不同导致判决结果 │
  │     │                   │不同。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1.张某故 │  被告人张某(女)与被害人邹某(男,│  本案与案例15极为相似,│
  │意杀人案│55岁)系夫妻关系。婚后邹某即经常虐  │参见该案例分析。     │
  │      │待、打骂被告人及其子女,张某曾自杀未 │             │
  │      │遂。张多次提出与邹离婚,但邹以杀死全 │             │
  │      │家相威胁而未果。2003年3月2日晨,被  │             │
  │      │害人邹某酒后无故烧人民币、拿炉铲子击 │             │
  │      │打儿子邹某某,又拿菜刀欲砍被告人张某。│             │
  │      │张某遂产生杀死邹某之念。12时许,邹某 │             │
  │      │趴在饭桌上磕睡,张某拿一把铁锤,向邹 │             │
  │      │某头部猛击数下,致邹某当场死亡。同日 │             │
  │      │被告人张某投案自首。案发后,邹某的亲 │             │
  │      │属及村民联名要求从轻处罚被告人。   │             │
  │      │  辩护人辩护意见:被告人张某的主观 │             │
  │      │恶性比其他故意杀人犯罪小。被告人张某 │             │
  │      │不堪忍受被害人的打骂虐待,离婚又怕儿 │             │
  │      │女受伤害,不得已杀死邹某,应对被告人 │             │
  │      │张某减轻处罚。            │             │
  │      │  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             │
  │      │被害人具有严重过错,且被告人张某系自 │             │
  │      │首,村民及被害人的亲属均要求轻处被告 │             │
  │      │人,其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较轻,故 │             │
  │      │应当对被告人张某依法减轻处罚。该院于 │             │
  │      │2003年6月4日判处被告人张某犯故意杀  │             │
  │      │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2.赵某故 │  被告人赵某(女,34岁)与被害人张 │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意杀人案│某系夫妇。婚后15年间,张某经常打骂赵 │析。(1)被害人过错程度系严重 │
  │      │某。1997年10月17日,为税收通知单一  │过错:赵某先遭殴打而反抗,被 │
  │      │事,被害人张某当众打骂赵某。当日下午 │害人在以往和发案当日多次打骂 │
  │      │3时许,二人又在自家院内为此事吵闹厮  │赵某。(2)被害人过错的指向对 │
  │      │打。张某首先持棍殴打赵某,赵在与其夺 │象对被告人。(3)犯罪行为系当 │
  │      │棍中,致张某倒地。后赵某持棍猛击张某 │场发生。(4)被害人与被告人侵 │
  │      │全身多处致张某死亡。次日,赵某向公安 │犯的都是对方的人身权利,被告 │
  │      │机关投案自首。            │人犯罪程度与被害人过错程度相 │
  │      │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赵某 │当。             │
  │      │因琐事杀死其夫张某,手段残忍,情节恶 │  其次,从法院处理结果来  │
  │      │劣。但赵某在作案后能投案自首,且被害 │看。一审、二审法院认定被害人 │
  │      │人生前为琐事经常打骂被告人,有一定过 │存在一般过错,对被告人从轻处 │
  │      │错,依法可对赵某从轻处罚。一审法院判 │罚;再审法院认定被害人有严重 │
  │      │处被告人赵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 │过错,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在该 │
  │      │利二年。               │案中,被害人过错程度的认定和 │
  │      │  被告人赵某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 │被害人家属的态度在影响被告人 │
  │      │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量刑上起到重要作用。     │
  │      │原审被告人赵某申诉。         │  再次,被害人过错影响量刑 │
  │      │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提审 │的途径是:确定法定刑幅度后, │
  │      │该案。经审理认为赵某先遭到殴打而反抗,│被害人过错调节法定从宽情节适 │
  │      │被害人在以往和发案当日都多次打骂赵某,│用,判处六年量刑适当。具体量 │
  │      │有重大过错,赵某有投案自首情节,且被 │刑分析同案例16。       │
  │      │害人亲属亦要求再审对赵某减轻处罚。改 │               │
  │      │判被告人赵某有期徒刑六年。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3.张某某│  1993年3月3日上午,被害人付某之   │  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析。  │
  │故意杀人 │妻王某某携带菜刀、匕首闯进被告人工作  │(1)被告人张某某受到被害人亲 │
  │案  │单位,逼迫被告人张某某(女,36岁)承  │属加害长期得不到公正处理以及 │
  │     │认和付某有通奸关系,遭到拒绝后,王某  │被害人有严重违法行为,被害人 │
  │     │某持刀将张某某头、面部砍伤,经法医鉴  │存在严重过错。(2)被害人过错 │
  │     │定为轻伤偏重。             │指向对象为被告人本人。(3)犯 │
  │     │  被告人张某某因名誉、人身受到严重伤 │罪行为系当场发生。(4)被告人 │
  │     │害,即停止工作向政法部门反映上告,但未 │已经采取了合法渠道要求解决问 │
  │     │得到处理,经济损失亦未得到补偿。后法院 │题,但是被害人仍旧纠缠不休, │
  │     │于1995年5月18日受理此案。付某唯恐其   │并使用损毁被告人名誉和持刀威 │
  │     │妻受到刑事追究,即找张动员其撤诉,并多 │胁的方式要求被告人撤回起诉, │
  │     │次通过电话要求面谈,均遭到张拒绝。付某 │被告人忍无可忍。(5)被害人威 │
  │     │同年6月4日凌晨零时50分许来到张家,再  │胁被告人的名誉及人身安全,被 │
  │     │次动员张某某撤诉,张仍然表示拒绝。为逼 │告人采用杀害被害人的方式,犯 │
  │     │迫张就范,付某脱外衣,只穿三角裤头,躺 │罪程度略严重于被害人过错程  │
  │     │在张的床上,并拿出随身携带的尖刀进行威 │度。             │
  │     │胁。被告人张某某义愤之下乘付某不备之机,│               │
  │     │持铁锤对付的头部连续猛击,并用付某的尖 │               │
  │     │刀刺其胸部,致付某严重颅脑损伤当场死亡。│               │
  │     │张将尸体肢解灭迹。当日张某某丈夫回家后 │               │
  │     │带其自首。               │               │
  │     │  被告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 │               │
  │     │张某某由于受到被害人亲属加害,长期蒙冤 │               │
  │     │受屈,得不到公正处理。而当法院受理张某 │               │
  │     │某的起诉后,被害人又采取种种手段,威逼 │               │
  │     │其撤诉,矛盾激化,这是造成张某某杀人的 │               │
  │     │主要原因,要求对张某某从轻处罚。    │               │
  │     │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  │               │
  │     │起因系由于被告人张某某受到被害人亲属  │               │
  │     │加害长期得不到公正处理以及被害人的违  │               │
  │     │法行为所引起,且有投案自首情节,依法  │               │
  │     │应从轻处罚。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 │               │
  │     │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上诉,二审法  │               │
  │     │院裁定维持原判。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4.李某某│  被告人李某某,男,51岁。1993年5  │  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析。  │
  │故意杀人 │月27日,被告人李某某之子在四川省某公 │(1)被害人存在严重过错。(2)│
  │案  │司经三台县公证处公证举行的抽奖活动中 │被害人过错指向对象为被告人本 │
  │     │获奖,应得彩色电视机一台或人民币2000 │身及其近亲属(儿子)。(3)被 │
  │     │元,但是该公司未按公告声明当场兑现。 │告人的伤害行为系当场进行的。 │
  │     │之后李某某父子多次找到该公司经理冯某、│(4)犯罪行为系当场发生。(5)│
  │     │公证员陶某要求兑换奖品,但是被害人二 │被害人过错行为侵犯被告人及其 │
  │     │人不但不按公证合同兑现奖品,反而要求 │近亲属的财产权利,被告人侵犯 │
  │     │被告人履行中奖请客(李某某之子已花  │被害人人身权利,被告人犯罪行 │
  │     │146元为冯某等一行十余人请客)、支付税 │为程度高于被害人过错程度。  │
  │     │款400元、替无关第三人偿还冯某的借款、 │               │
  │     │承认错误等无理要求,并私自调换被告人 │               │
  │     │应得的奖品拒绝给付现金。李某某先后到 │               │
  │     │县政府、司法局、公证处、法律顾问处等 │               │
  │     │部门反映情况均未得到解决。期间,李某 │               │
  │     │某请人打官司又被骗走350元。李某某为  │               │
  │     │得到奖品奔波20余天,共计损失1170余  │               │
  │     │元。1993年8月20日上午10时许,被告   │               │
  │     │人李某某携带尖刀到县公证处再次找到陶 │               │
  │     │某、冯某要求领取奖品时,被害二人仍然 │               │
  │     │无理拒绝并激被告称“等法院发判决”。李│               │
  │     │某某越走越气,刚出门又返回陶的办公室,│               │
  │     │说:“你们不给是不是?”同时朝冯某身上│               │
  │     │连捅二刀,陶某见状遂打李,李又向陶某 │               │
  │     │连刺数刀。尔后,李某某携刀自首。冯某 │               │
  │     │当场死亡,陶某重伤。         │               │
  │     │  被告人李某某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系 │               │
  │     │义愤杀人、被害人有重大过错,请求对李 │               │
  │     │某某适用缓刑。            │               │
  │     │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害 │               │
  │     │人的不法行为激化了矛盾,对本案结果的 │               │
  │     │发生负有重要责任;被告人系自首;犯罪 │               │
  │     │后果严重,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十年。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5.孙某某│  2002年6月30日,被告人孙某某    │  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析。  │
  │敲诈勒索 │(男,32岁)打工回家听其妻张某某说孙 │(1)被害人多次调戏被告人之  │
  │案  │某经常调戏她。孙某某即邀约其弟等三人 │妻,且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过 │
  │     │(均在逃)于当晚7时许赶至孙某家,对孙 │错程度系严重过错。(2)被害人 │
  │     │某拳打脚踢和用扁担砍砸,后孙某承认调 │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近亲  │
  │     │戏事实并愿与孙某某“私了”此事,当场 │属。(3)被告人犯罪行为系延后 │
  │     │给付被告人人民币4000元并立下不再调戏 │发生。(4)被告人未对避免犯罪 │
  │     │张某某的书面保证。          │行为的发生做出努力。(6)被害 │
  │     │  2002年7月2日,被告人孙某某又得  │人过错行为侵害被告人近亲属的 │
  │     │知孙某曾翻窗入室调戏张某某。孙某某再 │民主权利,被告人侵害被害人的 │
  │     │次到孙某家,以此相敲诈,并扬言要弄死 │财产权利,被害人的侵害行为与 │
  │     │孙某。孙某某提出要孙某拿出10000元才  │被告人犯罪行为程度相当。   │
  │     │能了结此事。2002年7月4日,孙某报   │               │
  │     │案。后被告人孙某某家属退出赃款人民币 │               │
  │     │4000元。               │               │
  │     │  被告人辩护人提出:本案被害人孙某 │               │
  │     │有过错。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法院认定被害 │               │
  │     │人过错,结合全案决定对被告人孙某某予 │               │
  │     │以从轻判处。判处被告人孙某某有期徒刑 │               │
  │     │六个月。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6.王某等│  被告人王某(男,21岁)、被告人刘│  首先,从被害人过错要素分 │
  │三人抢劫 │某某(男,21岁)、被告人甘某某(男,│析。(1)被害方扣押三被告人身 │
  │案  │23岁)原均系西藏自治区某市家具店学徒│份证件、迫使其长期超时工作并 │
  │     │工。该店由吴天某、吴建某夫妇开办。被│故意拖欠工资是引发本案的重要 │
  │     │告人三人被迫长期超时工作,经常受到吴│原因,系严重过错。(2)被害人 │
  │     │建某的辱骂,且其身份证件被吴氏夫妇扣│过错的指向对象为被告人。(3) │
  │     │押。刘某某、甘某某还被拖欠近一年的工│被告人曾向政府部门请求解决, │
  │     │资共计人民币3000余元。为此,刘某某曾│但并未解决问题。(4)被告人犯 │
  │     │于2002年5月诉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办 │罪行为系当场发生,因被害人对 │
  │     │公室请求解决,但调解未果。为报复和索│被告人的工资欠款系持续状态  │
  │     │要工资,同年6月14日2时许,王某、刘 │中。             │
  │     │某某、甘某某进人吴建某夫妇的卧室,采│  其次,从被害人过错影响量 │
  │     │用殴打、持刀威胁、捆绑等方式,抢得现│刑途径看,法院根据我国刑法第 │
  │     │金人民币12500元及照相机、手表、望远 │六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将被害 │
  │     │镜和密码箱各一个。刘某某向吴建某索要│人过错认定为案件的特殊情况, │
  │     │被扣押的身份证件未果。       │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
  │     │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               │
  │     │理认为:三被告人经常受被害人辱骂、超│               │
  │     │时工作、拖欠劳务工资等情况属实,但该│               │
  │     │情节系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与《中华人民│               │
  │     │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中“特殊│               │
  │     │情况”含义不符,不应对三被告人均在法│               │
  │     │定刑以下减轻处罚。         │               │
  │     │  被告人上诉称:一审判决未充分考虑│               │
  │     │被害人过错责任,被害人过错是导致本案│               │
  │     │发生的重要原因。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6.王某等│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我国│              │
  │三人抢劫案│劳动法对于保障劳动者享有的劳动权利、│              │
  │     │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和方式以及休息休假│              │
  │     │的权利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本案被害│              │
  │     │人吴建某及其丈夫吴天某的行为严重违反│              │
  │     │了有关法律规定,极大地侵害被告人的合│              │
  │     │法权益。其拒不执行有关部门整改决定,│              │
  │     │是引起本案发生的重大诱因。被害人吴建│              │
  │     │某及其丈夫的行为存在重大过错责任,对│              │
  │     │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被告人虽不具有│              │
  │     │法定减轻处罚情节,但是根据本案情况对│              │
  │     │三被告人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较适当。│              │
  │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核准该判决。    │              │
  ├─────┼──────────────────┼──────────────┤
  │27.余某某│  被告人余某某(男)采用网上聊天方│  本案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
  │诈骗案│式认识女性,通过谎称自己有强大经济实│本案中被害人属于可利用型被害│
  │     │力愿意与其结婚方式骗取女方信任,以各│人,其寻求婚外刺激、贪图财富│
  │     │种借口向女方“借款”,后与女方中断联│不是犯罪的根源,只是将犯罪分│
  │     │系。余某某通过上述方式分别于2005年、│子吸引到自己身边使自己被害,│
  │     │2006年骗取被害人人民币12万余元。  │其仅在防止被害方面具有意义,│
  │     │  余某某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在网上同被│不影响被告人的责任,不具有刑│
  │     │告人有寻求婚外恋刺激的表现,对本案的│法上的被害人过错的意义。  │
  │     │发生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对被告人从轻处│              │
  │     │罚。                │              │
  │     │  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认为在诈骗案│              │
  │     │件中,被害人的过错并非犯罪人实施诈骗│              │
  │     │的起因,而是犯罪人实施诈骗所利用的条│              │
  │     │件,被害人的过错不能作为对犯罪人从轻│              │
  │     │处罚的情节。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28.季某某│  被告人季某某、杨某等二人自2007年 │  本案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
  │等二人诈骗│4月9日至2008年12月14日,以高息借   │同案例27分析。       │
  │案  │款为诱饵,分别或共同骗取被害人梁某等 │              │
  │     │13人,共计涉案金额达500万余元,银川  │              │
  │     │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二人犯诈骗罪。│              │
  │     │  被告人季某某上诉称各被害人明知上 │              │
  │     │诉人季某某许诺的是高额利息,仍不顾上 │              │
  │     │诉人季某某的偿还能力而出借,对本案的 │              │
  │     │发生有重大而明显的过错。二审法院认为 │              │
  │     │各被害人为了获取高额利息,不顾上诉人 │              │
  │     │季某某的偿还能力借巨额款给上诉人季某 │              │
  │     │某,对各自被骗确有一定过错;然而,本 │              │
  │     │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上诉人季某某虚构借 │              │
  │     │款事实骗取他人钱财,因此,引起本案发 │              │
  │     │生的重大过错人应是上诉人季某某,而非 │              │
  │     │本案各被害人。维持原判。       │              │
  ├─────┼───────────────────┼──────────────┤
  │29.赵某某│  被告人赵某某等九人案发时在登封市 │  本案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
  │等九人寻衅│顶点迪厅打工。被告人九人于2004年至  │本案中被害人不存在不当行为,│
  │滋事案│2009年间,因客人未消费而上台唱歌、站 │其在被告人供职的迪厅“未消费│
  │     │在吧台附近喝酒等琐事,将被害人打伤, │而上台唱歌”“站在吧台附近喝│
  │     │造成各被害人轻微伤至轻伤不等。登封市 │酒”等琐事并不构成违反社会道│
  │     │人民法院分别判处被告人赵某某等九人有 │德的行为。         │
  │     │期徒刑二年至七个月不等。       │              │
  │     │  被告人赵某某上诉称,各上诉人在被 │              │
  │     │害人有过错的情况下,才在履行职责过程 │              │
  │     │中采取了过激行为,不应构成寻衅滋事罪。│              │
  │     │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迪厅 │              │
  │     │作为娱乐消费场所,本负有向顾客提供服 │              │
  │     │务、保障安全的义务,故应谨慎、妥善处 │              │
  │     │理与顾客之间矛盾,而不能以主欺客,随 │              │
  │     │意激化矛盾。本案各起事实虽均有一定起 │              │
  │     │因,但该前因不能构成被害人过错,故维 │              │
  │     │持原判。               │              │
  └─────┴───────────────────┴──────────────┘

  ┌─────┬───────────────────┬───────────────┐
  │案例号  │案例经过               │案例分析           │
  │及名称  │                   │               │
  ├─────┼───────────────────┼───────────────┤
  │30.雷某某│  被告人雷某某等四人年龄均在22岁左 │  被害人毛某往人脸上啐一口 │
  │等四人寻衅│右。2011年某日22时许,被告四人酒后  │痰是对人的侮辱,能够激起一般人│
  │滋事案│同行,雷某某在一足浴堂门口路边小便, │的愤怒,属于严重过错行为。但是│
  │     │被害人足浴堂老板娘毛某(女)制止。雷 │其余被害人两人对被告人未实施过│
  │     │某某不服,二人互骂,期间毛某冲雷某某 │错行为,因犯罪行为未针对不当行│
  │     │脸上啐一口痰,后被告四人将被害方毛某、│为本人进行,妨害社会秩序,故本│
  │     │毛某丈夫及足浴堂员工三人打致轻微伤。 │案中不存在被害人过错。    │
  │     │后被告四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至一 │               │
  │     │年六个月(缓刑)。          │               │
  └─────┴───────────────────┴───────────────┘
注释:
魏平雄、赵宝成、王顺安主编:《犯罪学教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36页。
  黄应杭编著:《伦理学新论》,浙江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5页。
  熊选国主编:《〈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与“两高三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理解与适用》,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91页。
  因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目前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因此不列入案例选择范围。
  本文仅对被害人过错影响被告人量刑进行讨论,因此不涉及被害人过错影响定罪的情况。
  许章润主编:《犯罪学》,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51~155页。
  [美]安德鲁·卡曼:《犯罪被害人学导论》,李伟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24页。
  许章润主编:《犯罪学》,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52页。
  李伟主编:《犯罪被害人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57页。
  许章润主编:《犯罪学》,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53页。
  李伟主编:《犯罪被害人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57~58页。
  张震宇:《刑事被害人过错若干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2013年硕士学位论文。
  张震宇:《刑事被害人过错若干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2013年硕士学位论文。
  李伟主编:《犯罪被害人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57页。
  [2006]安滑刑不诉字3号:李伟故意伤害张强致张强头皮撕脱伤,但是张强在接受法医鉴定前,又自行扩大头皮撕脱面积超过头皮面积的25%。根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该伤情构成重伤。因张强在案发后伤情鉴定前自行扩大头皮撕脱面积的行为,导致张强被李伟伤害的伤情无法查清,后人民检察院对李伟作出不起诉决定。转引自张震宇:《刑事被害人过错若干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本案中被害人的行为是对伤情结果这一证据的毁损,导致伤情无法查实,从证据无法查实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原则,对犯罪嫌疑人作出不起诉。
  聂庆:《宽严相济视野中的被害人过错研究》,载《法律适用》2012年第2期(总第311期)。
  张远煌:《犯罪学原理》,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239页。
  同上注,第249~250页。
  张远煌:《犯罪学原理》,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231~256页。
  这里排除正当防卫的情形,因为正当防卫已经在立法中予以单独规定,故本文不再分析讨论。
  此处近亲属沿用刑事诉讼法中近亲属的概念,即包括父母、配偶、子女和同胞兄弟姐妹。
  孟昭兰主编:《普通心理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7页
  孟昭兰主编:《普通心理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28页。
  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2011]京铁中刑初字第2号。
  储槐植:《刑事一体化论要》,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80页。
  《北京60余司改任务化为200项制度成果》,载《法制日报》2012年9月25日。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2]西刑初字第918号。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7年第3辑(总第61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29页。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6]浙刑一终字第117号。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3集(总第68集),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13~18页。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5年第3辑(总第44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33页。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0年第6期(总第68期),第204页。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编:《审判监督指导》2008年第2辑(总第24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1-124页。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5年第5辑(总第46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6页。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6年第3辑(总第57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19^21页。河南省沈丘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沈刑少初字第2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1〕刑复字第218号。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报》1998年第5号(总46号),第29页。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7]川法刑一终字第661号。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0年第1辑(总第6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20页。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9年第3辑(月刊),中国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9]淄刑一初字第3号。
  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2011]京铁中刑初字第2号。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5年第5辑(总第46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169页。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7年第2辑(总第6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4-8页。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7]湘高法刑终字43号。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0年第3辑(总第8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13页。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6]穗中法刑一初字第89号。
  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1]安刑一初字第68号。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2]西刑初字第769号。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1集(总第72集),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27~31页。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7年第2辑(总第6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9~12页。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庆刑一初字第50号。
  祝铭山主编:《故意杀人罪》,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第293页。
  中国高级法官培训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7年刑事审判案例卷》,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5]刑字第114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1996]苏刑终字第159号。
  中国高级法官培训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5年综合卷》,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3]绵法刑二初字第24号。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4年刑事专辑(总第47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422页。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编:《经济犯罪审判指导》2004年第4辑(总第8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13页。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藏法刑终字第51号。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8年第4辑(总第66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38~41页。云南省威信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7]刑初字第3号。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0]宁刑终字第80号,载法大法律信息网。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0]郑刑二终字第99号。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2]西刑初字第481号。
出处:《刑事法判解》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