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库建设 / 程序法学 / 正文
智库建设

有“心”有“意”方能做好业务数据研判

2021/7/16
冯丽君

  

  □检察业务数据分析必须要以业务为中心,并辐射业务以外的其他非业务因素,才能保证业务分析的客观准确性。分析者只有从服务办案的视角,才能看到影响业务数据的非业务因素,才能让你眼中的数据活起来,动起来。

  □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是典型的综合业务,意味着我们要有全局的数据视野,要有眼观全局的体系思维。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即便是做专题分析,对业务数据的运用也是全方位的,也要打破专业思维的“墙”。

  怎么才能做好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有人说精通Excel表格,就能做好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不是这样的;有人说PPT数据展示做得美轮美奂,肯定精通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也不是这样的。正如会化妆与化妆品的销量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跟会讲成功学知识并不代表成功是一样的道理。我想说,做好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少不得“三心”和“二意”。

  “三心”,是指要有以业务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以数据为中心的监管模式、以问题为核心的分析方法

  首先,要有以业务为中心的服务理念。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目的是为了推动业务工作,辅助决策,提供业务指导。做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的同志必须对本系统、本地区、本单位业务态势有敏锐的“触感”,要以业务为中心开展分析研判。心中没有业务,眼里肯定没有活,眼里没有业务,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必然“无意义”。若眼中只有业务,也走不长远。每一项业务数据本质都是本单位及其业务部门年度工作计划实现的支撑点。做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是为了服务业务能更快更优地实现工作计划,如果分析只有数据罗列,没有下一步趋势预测和路线攻略,其价值荡然无存。数据本身是客观的,但对数据评价是主观的,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若分析者只盯着某项业务数据消长增减,而不考虑数据以外的风景,势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数据的评价也必然是呆滞的。灵动而客观公允的数据评价,才是分析报告的眼睛和灵魂。检察业务数据分析必须要以业务为中心,并辐射业务以外的其他非业务因素,才能保证业务分析的客观准确性。分析者只有从服务办案的视角,才能看到影响业务数据的非业务因素,才能让你眼中的数据活起来,动起来。

  其次,要有以数据为中心的监管模式。流水不腐,户枢不蠧。产品的生命在于消费,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的生命在于运用。有生命力的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研判,必须植根于以数据为中心的监管模式。这种模式下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数据意识均至关重要,近年来的案管实践足以证明。一方面,案管办确立数据为中心的案件监管模式,以数据分析驱动流程监控和案件质量评查。案管办以专项业务数据分析为基础,有针对性地开展专项监控、案件评查和重点核查。如对2020年全省开展自行补充侦查案件专项分析,发现各市州院开展该项工作存在“三多一少”问题,在季度质量讲评时重点汇报并提出整改建议和措施,得到业务条线的采纳。又如对市州院拆分案件专项分析中发现,谷某、唐某抢劫案及与其关联的7起案件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执法质量问题,及时移送线索至检务督察部门和司法工作人员职务犯罪侦查部门。另一方面,确立以“案-件比”为核心的检务业务考评模式,以业务、业绩数据驱动检务、政务管理。比如,内设机构改革中各部门员额检察官、检察官助理怎么配备?案管办提供2018年以来办案数据分析报告,并根据三年办案任务量给内设机构改革后的12个业务部门进行模拟画像,测算每个部门的检察官、检察官助理的配备数量情况。然后,根据人岗相适的原则将全院检察官的办案效果分析结果与各部门的职能职责进行匹配性分析,解决12个业务部门优秀检察官和检察官助理的分配数量问题。又如,模范基层院评选该推荐哪家单位?按政治部的要求,案管办提供全省123家基层院近三年的业务分析报告作为重要参考。

  最后,要有以问题为核心的分析方法。检察业务数据分析实质是用量化的方式来解释业务运行的问题,为使用者寻找解决问题方案提供帮助。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的载体一般为书面报告或者图表等。

  查找问题用对比法。对比法是最常见的分析方法,就是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数据进行比较,查找差异并揭示发展变化,分析其中规律。一般有沿着本体发展脉络进行的同比与环比,以及拿本体与外界对照的他比,一般以行业或者地域为参照进行对比。

  解释问题要用逻辑树法。树叶好比表层问题,树干代表主要问题,树根代表问题归因。将问题悉数查找出来后要循着从树叶到树干,再到树根进行归因分析。所谓归因分析,形象地说就是研究枯萎的树叶、树枝的背后是哪些树根在起作用,各自分别起了多大作用。归因可分为单触点归因和多触点归因,前者适用于一因一果,后者适用于多因一果。比如,我们在做2018年以来毒品犯罪“案-件比”分析时,就运用多触点归因分析。因为,影响到“案-件比”的有二退三延、复议复核等多种因素。我们发现影响“件”值的主要原因在于二退三延,复议复核的影响很小,但其虽小,却丝毫不可小觑。因为复议复核案件质量问题可能多发,逐案分析后,发现果然如此。

  分析报告的谋篇布局要用5W2H法。业务数据分析报告令不少人头痛,有的人说我对数据分析很在行,也喜欢分析数据,就是写不好分析报告。其实文章不过是思想的河流,心里怎么想的,随手记之便是文章。高质量的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报告大抵不是在所有基础数据分析完成之后才起炉灶的,而是在动手做分析时就已成竹在胸。不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提前谋篇布局非常重要。如何做好谋篇布局,强力推荐5W2H法:When(何时)、Where(何地)、What(何事)、Why(何因)、Who(何人)、How(何法)、How much(何益)。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何时何地发生何问题,为何会有该问题,何人用何法解决该问题有何益。在做某项检察业务数据分析之前,头脑里有这么一句话,一篇分析报告的大致轮廓也就出来了。

  “二意”,就是立意高远、务求新意

  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是为决策服务,立意高远是应有之义。其前提是要有三种思维:

  一是体系思维。做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是典型的综合业务,意味着我们要有全局的数据视野,要有眼观全局的体系思维。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即便是做专题分析,对业务数据的运用也是全方位的,也要打破专业思维的“墙”。因为,分析的广度与深度受制于数据视野宽窄和思维逻辑疏密。比如,做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专项分析业务,运用的业务数据涉及“四大检察”“十大业务”,进行预测分析时还要运用地方统计数据。

  二是破圈思维。人要打破思维的天花板,就必须有破圈思维,即跳空跃迁至更高处俯视现有位置的思维方式。只有这种高位阶思维,才能保证我们有足够高的站位和足够宽阔的胸襟来审视数据与问题的映射关系,才能找到问题的核心。因为,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对于我们检察业务数据分析而言,要有三层破圈:第一层是要跳出案管思维看检察业务数据;第二层是要跳出检察看检察业务数据;第三层是要跳出法律思维看检察业务数据。比如,我们在做因身体健康原因行为人未收押未收监情况专项分析时,有人提出这是捕诉业务和刑事执行检察业务范畴,案管办在流程监控中发现个案质量问题,督促业务部门整改即可。我们不这么看,案管办凭借强大的数据资源优势和客观公正的监管立场,更能看清问题的真相。在完成数据清查后,我们思维三次“破圈”,从助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深度剖析专项清查发现的“七多”现象及其原因,思考如何运用综合治理手段解决收治难问题。该分析报告推动全省专项整治工作,收押收监1100余人。

  三是溯源思维。做业务数据分析不能只盯着数据指标定义,要主动追根溯源每张报表与案卡信息关联,每条案卡信息与具体业务流程的关系。具备这种溯源思维,会因此获得更多的复合信息量而赋能分析者的分析自由度,势必加持业务分析的附加值效应。比如,我们做市州院拆分案件专题分析中,在将报表数据与案卡信息、业务流程逐一进行溯源跟踪分析时,发现谷某、唐某抢劫、故意伤害案拆分异常、业务流程异常,遂立即监控发现该案及其7个关联案件中的15处执法不规范问题。

  务求新意是检察业务数据分析的核心竞争力。从需求侧的角度考虑,分析的成果是要呈给领导决策参考的,必须紧跟业务发展趋势。能踩着高层决策节拍的检察业务分析才有意义,才会有新意。在高层思考如初芽新发的状态,我们能及时提供一份针对性极强的分析报告当是最佳妙境。在此,有“三声法”助攻之。

  一曰闻高声。即熟知高层声音,时刻关注高层时政动态消息,结合自身工作体验预判这些时政信息可能触发的检察工作新的发力点。比如,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文物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切实把革命文物保护好、管理好、运用好。我办结合3月份党史学习教育情况,迅速对我省开展的潇湘红色资源公益诉讼保护情况进行专题分析,形成的分析报告得到省院主要领导的充分肯定,相关建议得到采纳,有力地推动新中国检察制度主要奠基人之一的李六如同志故居的修缮进度。

  二曰研上声。领导的工作讲话是我们工作的动员令和冲锋枪,必须花心思研究。比如,在我院2020年第四季度案件质量讲评中,有院领导看到季度业务态势分析报告中的自行补充侦查数据时,提到要追求有质量的数量。闻言知意,我们立即回应说基础数据已收集,马上启动专项分析。

  三曰悉民声。聆听知悉老百姓的心声。检察工作始终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以检察履职践行为民宗旨。只有在对检察业务数据分析时知民情,悉民声,才能保证决策建议的科学性和精准性。2020年春节期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医用口罩、酒精成为民生刚需,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却在趁火打劫,我们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密切关切涉疫刑事案件特点,撰写《我省涉新冠肺炎疫情刑事犯罪案件情况分析》,于2020年2月13日第一时间上报最高检案管办,很快被转发至全国案管业务条线。

  (作者为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办公室主任)

(来源:《检察日报》2021年7月16日第3版)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十年前行的中国法治

编辑荐语:(100字左右) 本书回顾了2010—2019年中国最受关注刑事案件中的10起刑事案件,对案件进行深入挖......

出版年:2021年 4月